明代監督

       淮安鈔關稅收額全國領先。所以,鈔關監督一職尤為重要,官員的選拔與任用也備受朝廷重視。在明清職官表中,戶部郎中掌各倉,鹽課,鈔關,雜稅等。但自明朝起,鈔關主事歸屬、任期、管轄管理想當混亂,均無定制。
       明朝永樂七年(1409),朝廷差御史于各處收課衙門監辦課程。宣德四年(1429),差御史及戶部官,照鈔法例,監收船料鈔;窗测n關正式設立。直至弘治六年(1493),令商稅止差主事監收,不必御史巡察。當年,又令河西務、蘇州、九江、臨清錢糧多處,戶部各差官一員;淮安、揚州、杭州錢糧少處,南京戶部各差官一員。此后不許再委隔別衙門官員侵管,重復擾民;搓P自此始有定員。
       在淮安關署的官職設置中,除關監督一名之外,還配備的其他文武職工作人員,如筆帖式、稅課大使、板閘巡檢、護庫武弁等職。
       明代歷任淮安鈔關稅務監督名單依次如下:
       淮安鈔關起初或令收糧官兼管,或差主事專管,或委該府佐貳官輪收,其制多有變化。弘治六年(1493),令淮安、揚州等處,“南京戶部各差官一員,俱一年一更”。隆慶二年(1568),令淮安等各鈔關主事,“各鑄給關防,撰給敕書”,并令“收稅同知、通判等官,務要親身到關驗放船貨,眼同抽分,登記簿籍,封收銀兩,不得專委首領等官”?芍鞔笃,淮安鈔關是由戶部所派主事和淮安府所委佐貳官共同管理;窗测n關初設時,所征船鈔商稅總計本色鈔300萬余貫、錢600萬余文,折色船料正余銀22700余兩。當時的征鈔標準,是每船100料收鈔100貫。后來收鈔標準不斷調低,宣德八年(1433)降為60貫,正統四年(1439)降為40貫,十二年降為20貫,景泰元年(1450)又降為15貫。船料起初只征寶鈔,后寶鈔不斷貶值,到成化元年(1465)遂令錢鈔中半收。隨著白銀廣泛行用,成為主要貨幣,弘治六年(1493)又令船鈔折銀,每鈔1貫折銀3厘,每錢7文折銀1分。此后還曾偶爾令征收本色錢鈔,但大多數時候都令折征銀兩;窗驳肉n關的征鈔標準屢降,而總鈔額并未隨之相應降低,說明運河貨運日益興盛,經過各鈔關的貨船越來越多。
       萬歷年間,神宗以宦官為礦監稅使,四出搜刮銀兩,淮安亦受其害。萬歷二十八年(1600),鳳陽巡撫李三才指出,淮安之馬如壯、揚州之蔣柔等“無賴亡命,翼如虎狼”,憑借稅監之勢焰害民。二十九年,兩淮稅監魯保向內庫奏交稅銀16939兩、引價銀56000兩、補解銀750兩,輸獻吳時修等銀90000兩,恐怕皆為額外搜刮所得。三十年,戶部尚書趙世卿談到,“在淮安關,則稱南河一帶貨物,多為儀真、徐州稅監差人挨促,商畏縮不來矣”[134]。好在淮安有漕、鹽之利,元氣易于恢復。據萬歷八年《太倉考》所載,淮安、揚州鈔關上交的商稅正余銀,分別為11414.63兩和9678.97兩。又據崇禎二年(1629)戶部開報:兩淮鈔關原額23000兩,天啟元年(1621)加增7600余兩,天啟五年加增15000,共45600兩。鈔關征銀數的增加,一方面說明朝廷為應付財政危機,不得不盡量擴充財源,另一方面也說明運河貨運繁盛,淮安等關存在著增加稅額的潛力。
       除鈔關外,景泰年間還在淮安設立了抽分廠,地點在府治西南1里的南鎖壩,“凡竹木等物,應干造船者,三十稅一,以為供造漕船之需,視蕪、杭十稅其一者,減三之二,以寬商力”。天順年間,于淮安府稅課司添設副使一員、吏二員,專理抽分事務。天順八年(1464),因“所抽木料不堪,兼商人走水匿稅,課司不能制,奸弊日甚,本分司始五日一次監抽矣”,并規定“凡商貨自南而北者,俱于南鎖廠泊,自北而南者,俱于清河口泊,赴廠報抽,方許放行”。抽分的對象,“國初止抽船料以供成造漕船之用,后因額課不敷,遂稅及于船,除官座站船給有批文照免外,凡民座民船,俱報梁頭或報價銀納抽,其中桅篷錨櫓等項,逐一另報,數目繁瑣,上難稽查,下滋奸弊”,后來改為“民船不拘大小楠雜各色,止報梁頭,估定價銀,俱三十稅一,其余什物總括在內,商民頗便”。

 


影音先锋色|国产人妖一区二区动漫黄片|国产高清在线精品一区app|亚洲性爱在线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