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翰林院編修程晉芳

翰林院編修程晉芳

2014/11/20 11:32:39    作者:劉懷玉    閱讀:7840    評論:0

  程晉芳(1718-1784),小時依族譜取名志鈅,后改名廷鐄。因夢天開榜,榜上有晉芳名,故又改名晉芳。束發時讀劉念臺《人譜》,心慕之,因以蕺園為號(劉曾講學于蕺山),又號魚門。
  程氏本安徽歙縣岑山渡人,多為鹽商,足跡遍兩淮,以至全國各地。程氏最早來淮者,是遷歙第11世程必忠(1594-1662)一支,時在明末。他們多先落籍安東,定居山陽,有的漸入山陽籍。程鑒、程坤、程嗣立、程茂、程云龍等,都是他的后人。
  程晉芳與他們同為一族,但在第5世時就已分支了。到了第10世程晉芳的高祖程量人,始自歙遷揚州業鹽。第12世程晉芳的祖父程文階又由揚遷居淮安,住在河下乾魚巷西。文階字羽格,生二子,長夢州,號遷益,即為晉芳之父。晉芳弟兄三人,兄志銓,字元衡,號溉堂,又回遷揚州。這一支在淮安的除程晉芳以外,還有他的堂叔程夢鼐(1682-?),字巨函,住在繩巷。乾隆10年曾捐修過淮瀆廟。他的住宅豪華,是鹽商中的翹楚,中有懋敷堂、楠木廳。其余族人都在揚州。
  河下程氏還有一支寒族,即義夫貞婦程允元家。他家是從其高祖程量越遷淮的。量越即量人的親弟弟。
  程晉芳家來淮較晚,未入山陽籍,淮安的秀才、舉人名單中沒有他的名字!肚迨犯濉氛f他是江都人,也是不對的。實際上他仍是歙縣籍!睹髑暹M士題名碑錄》記載他系“江南歙縣”人。而他的堂伯父程夢星則入了揚州籍,碑錄中即記為“江南江都”人。袁枚撰的《翰林院編修程君魚門墓志銘》僅說他“祖居新安,治鹽于淮!蔽谭絼傋摹掇獔@程君墓志銘》徑說他為“新安程君”。程晉芳為自己長兄志銓撰的《兄溉堂墓志銘》,說他兄“世為歙之岑山渡人!彪m然都講到曾遷揚、遷淮,然均未言落籍之事!逗酉轮尽芬秶日侣浴,亦言他“歙人,業鹺于淮!薄肚宄笆反笥^》“程晉芳”條,說“程魚門晉芳新安人!薄独m纂山陽縣志》卷10,程晉芳入“流寓”傳,傳中也說他是“歙人”。
  程晉芳雖未入山陽籍,但本人卻是生于山陽,長于山陽。他為山陽吳進作的《一詠軒詩草序》開頭即云:“余生長于淮之山陽!庇终f:“余未服官前,居淮四十五年!鼻易苑Q為“同里弟”。這說明,程是淮安這塊熱土中滋育出來的人物。
  程晉芳的行年大致如下:他生于康熙57年12月24日。母蕭氏,通文史,于星相書悉究覽。乾隆元年,年19,娶揚州表妹蕭氏,其母從兄蕭榛女也。此后,屢試場屋,未能得售。6年,邀吳敬梓來淮。9年,再次邀吳敬梓來淮。14年,作《懷人詩》,中有懷吳敬梓一首。16年,無錫華淞客淮安,程晉芳與華及邊壽民、史震林、周振采、邱謹、程茂等會于晚甘園。17年,至金陵應試,經吳敬梓介紹與江寧嚴長明相會,并與嚴長明同出太平門游棲霞。長明紀以詩,詩中講到晉芳曾籌劃重修《宋史》。此年,程晉芳還為程茂題《晚甘園風雨晦明圖》。18年,入京,作《馬乳葡萄歌》,旋復南返。19年,程崟①譜錢謙益事為拂水劇上演,程晉芳觀后作《紀事詩》。無錫諸洛過淮南還,程晉芳為題《類谷居圖》。20年,浙江王又曾旅淮安,程晉芳與他及程茂等會晚甘園。23年,作《賣花唱》、《張樂謠》、《田家賽神》、《空倉雀》等樂府二十章。26年,程晉芳至金陵,識布衣詩人陳古漁。27年(1762)3月,乾隆南巡過淮,程晉芳獻賦,召試行在,程作《江漢朝宗賦》四章;实鄞髳,拔置第一,賜舉人,授中書舍人,協辦侍讀事,后充方略館纂修。此年程45歲,始悉棄在淮之產,償清宿逋,舉家北遷京師。本年,初定自己所著詩為《蕺園詩集》。28年,與阮葵生等在北京集會,以京中一種民俗為題,作《斗鵪鶉聯句》。29年,為蔣士銓題《歸舟安穩圖》,送士銓南還。31年,程晉芳以《鼠嚙詩》為題,作長歌贈王宸。33年5月10日,作《淮陰蘆屋記》,記邊壽民往事。又作《文木先生傳》記吳敬梓事。34年,為興化任大椿題《雪屋箋經圖》。35年,游蘇州,會吳泰來、王文治等,作《釣弋行燈歌》。無錫華淞自淮返里,程晉芳來會。后又經皖北行,在揚州與沈大成、金兆燕、侍朝等會,作《竹西訪桂歌》。36年,中二甲第24名進士,官吏部驗封司,后兼文選司主事。37年,程晉芳自定《桂宦藏書目》。38年,《四庫全書》館開,經諸大臣薦舉,與任大椿等人先后入館,分任編校工作。四庫初稿完成后,經館閣諸臣校覆,凡有訛錯者皆受到薄譴,獨程晉芳所輯毫發無疵。書成,乾隆皇帝特改授程晉芳為翰林院編修。由部曹改官翰林,事不多見,足見程晉芳才識淹(淵?)博。41年,與人同纂《春秋左傳翼疏》32卷。42年,江寧嚴長明客淮安,程晉芳為序《歸求草堂詩集》。44年,程晉芳因貧鬻所藏石濤《竹西歌吹圖卷》。45年,為同考官分校禮闈。48年秋,負券山積,勢不能支,乞假赴陜,找陜西巡撫畢沅,謀歸老計。到畢署不一月,即于49年6月21日,卒于陜西畢沅署,年67。次年,松太巡道章攀桂贈給葬地,畢沅贈給葬費,②葬于金陵馮家山。
  程晉芳的相貌不錯,秀眉方頤,有一掬漂亮的長胡須。人們形容他笑的神態,總愛用“掀髯而笑”一詞。還有人曾拿他的胡須開玩笑,在他納妾時,尹璞齋曾戲賀云:“鶯囀一聲紅袖近,長髯三尺老奴來!辈贿^,此須配他身材動作,頗有文人氣慨:“髯飄飄然左右拂,吟論意得時,闊步搖簸,袍褶風生!(袁枚《魚門程君墓志銘》)他豪氣真摯,發于天性,嗜書籍若饑渴,視朋友如性命。當時程氏鹽商“多畜聲色狗馬”,而晉芳“獨愔愔好儒,罄其貲購書五萬卷,招致方聞綴學之士,與共討論。海內之略識字、能握筆者,俱走下風,如龍魚之趨大壑”(袁枚:《程君魚門墓志銘》)。他“延接賓客,讌集無虛日”,“江淮耆宿,一時若無錫顧震滄、華半江,宜興儲茗坡,松江沈沃田諸君子,咸與上下其緒論”(翁方綱:《蕺園程君墓志銘》)。
  程晉芳好交友,“遇文學人,喋然意下,敬若嚴師。雖出已下者,亦必推轂延譽,使其滿意!背虝x芳死后,當時京師人云:“自魚門先生死,士無走處!彼奈挠押芏,其中值得稱道的有袁枚、畢沅及《儒林外史》作者吳敬梓等。
  袁枚(1716-1797)錢塘人,字子才,號簡齋。少負才名,薦試鴻博,21歲即中進士,選庶吉士,改知縣,歷溧水、江浦、沭陽、江寧。三十余歲即辭官,卜居南京小倉山,崇飾池館,號隨園,以吟詠著作為樂,上至總督巡撫,達官貴人,下至普通寒士閨媛,投詩文無虛日,臥林下享盛名五十余年。袁長程兩歲,二人早就相識,程是袁的?,討論詩文,常至深夜。袁枚每次過淮,均主程家。袁在程家的鹽業中投有股資,當他看到程晉芳“高談心性,不事生產,家中豪奢,業已出千進一”出現危機時。便“屢以儒者治生之道,切切相規”。要他“開源節流,量入為出”,又說“錢文為白水,來難去易,尤宜慎持之”。但他極重友情,“明知其江河日下,而不忍抽提程本”。因此,程將袁看作是最可信賴的朋友。他在京準備去陜之前,即曾寫信給袁,要袁給他在南京選購新宅,準備歸老南京,與袁為鄰。程卒于陜時,袁正在嶺南,聞訊后,“驚泣至失匕著。歸舟惘惘,行五六千里,不能釋于懷!背碳宜ヂ,生活艱難,前后借袁共五千銀子。程喪歸南京,一孤二寡(兩妾)共十余口人毫無依倚,以袁為托付之人。袁為經營喪葬,在祭奠時,將借券焚毀。袁還為程撰寫了墓志銘。袁著作甚豐,有《小倉山房詩集》、《小倉山房文集》、《小倉山房尺牘》、《隨園詩話》等多種,其中多處涉及程晉芳,保存了許多與程晉芳的有關資料!肚迨犯濉分,袁枚、程晉芳俱入“文苑傳”,在第485卷。
  程晉芳結識吳敬梓是乾隆6年(1741),時在南京。他們相識后,程立即邀請吳到淮安他家中作客。是年冬天,吳敬梓即應邀來淮。程住河下,在風景秀麗的蕭湖中有別墅。他們研究詩詞歌賦,互相贈答唱和,賓主極為融洽。到了第二年春天,吳敬梓“性不耐久客”,在程家住了幾個月便告辭回南京去了。8年后,程晉芳作了18首懷人詩,第16首就是回憶他們這段生活的:“偶游淮海間,設帳依空園!锻馐贰芳o儒林,刻畫何工妍。吾為斯人悲,竟以稗說傳!备鶕@苜詩推測,第一,吳敬梓到程家來可能是當西賓,即教讀程氏子弟,因
  為詩中有“設帳”二字。當然,因為他們關系好,設帳也可能僅是個名義,為其子弟指授點滴而已,余則詩酒樂矣。第二,吳敬梓當時正在寫《儒林外史》,程晉芳可能讀過他已寫好的部分,因而有“刻畫何工妍”的贊語。又過了幾年,大約乾隆11年或稍后一些,吳敬梓再次來淮,在程晉芳家又住了一段時間。這次來淮,吳敬梓就更加窮困了,來的時候連筆硯都未曾帶。據程晉芳后來回憶說:“余平生交游,莫貧于。抵淮訪余,檢其橐,筆硯都無。余曰:‘此吾輩所倚以為生,可暫離耶?’敏軒笑曰:‘吾胸中自有筆墨,不煩是也!淞黠L余韻,足以掩映一時!
  乾隆17年(1752)春,程晉芳由淮安去南京應鄉試,又與嚴東有一起拜訪吳敬梓,“風雨晨夕,三人往來最密也”。(程晉芳語)他們湖山游覽,賦詩取樂,極盡平生之歡。程晉芳《勉行堂詩集》卷五有詩記其交游情況。
  乾隆19年9月,吳敬梓客游揚州,10月,程晉芳也來到揚州,兩人又一次相聚。這也是他們最后一次的相聚。這時,程晉芳家境也起了很大的變化,已從一個赫赫鹽商窮到吳敬梓移家南京時的地步。二人見面以后,吳敬梓執著程的手,老淚縱橫地說:“你也到了我這樣的境地了,這種日子是很難過的啊!”他招待程晉芳等友人酣飲,醉后輒誦杜牧詩“人生只合揚州死”之句。他們相會了幾天,程晉芳便告別回淮,吳敬梓將他一直送到船上,依依惜別。吳指著天上的新月說:“我們這次分別,什么時候能夠再見就很難說了。我應當做首詩為你送行,但是我的思緒很亂,只好等以后再說了!闭l知此別竟是永別,程晉芳回到淮安后沒幾天,就接到揚州送來的訃告:吳已于10月28日夜逝世了。程聞訊后極為傷心,立即作了《哭敏軒》詩三首,并作了《文木先生傳》文一篇。這些詩文被收入了他個人的詩文集中,是研究吳敬梓這位偉大文學家的重要資料。如今人們研究吳敬梓生平,為吳撰寫年譜、傳記者,無不認真閱讀程晉芳的這些詩文。
  吳敬梓在與程晉芳的密切交往中,接觸了社會上各種人物,積累了大量的資料,為他創作《儒林外史》提供了非常豐富的素材。據專家們考證,該書中許多人物與程晉芳及淮安有著一定的關系。
  例如,書中的正面人物之一的莊徵君,就是以程晉芳的族祖程廷祚為原型創作的。程廷祚(1691-1767)字啟生,號綿莊,原籍安徽,遷居南京。其人有個性,講究操守,不攀附權貴。后膺經明行修之薦,因而人以莊征君稱呼他。據《皖志·列傳稿》、程晉芳撰《程廷祚墓志銘》載,廷祚“生有異質,書過目能暗誦。好正襟危坐,論古人忠孝大節。年十五,作《古松賦》數千言,驚其父執!踔兑淄ā,后成《大易擇言》三十卷!薄扒≡曛辆⿴,有要人慕其名,欲招致門下。囑密友達其意曰:‘主我,翰林可得也!壬苤,卒不往!鼻f徵君這個人物在《儒林外史》第34回至第49回屢屢出現,說他“是朝廷征召過的”,“十一二歲就會做一篇7000字的賦,天下皆聞”。禮部侍郎徐某曾推薦過他,太子太保某欲納為門墻,但莊徵君卻不愿意走這個門路,“閉門著書,不肯妄交一人”。兩兩事跡相類,是吳敬梓所敬佩的人物之一。
  再如,《儒林外史》中莊徵君有個族侄叫莊濯江,有些專家認為此人就是按照程晉芳的形象來塑造的,而更多的專家認為是以程夢星為原型來寫的。程夢星(1679-1747)字午橋,號洴江,又號香溪,康熙壬辰進士,官編修。據李斗《揚州畫舫錄》記載,他“著《今有堂集》,詩格在韋、柳之間。于藝事無所不能,尤工書畫彈琴,肆情吟詠。每園花報放,輒攜詩牌酒榼,偕同社游賞。以是推為一時風雅之宗!卑础冻淌献遄V》,程夢星為程晉芳的伯父,(夢星父文正行二,晉芳祖父文階行八,文正、文階為嫡親兄弟),然程夢星居揚州,入江都籍。程夢星有園在今平山堂南的瘦西湖上。嘉慶《江都續志》卷六載:“歙程氏之在揚州最盛,夢星以清華之望,蔚負時名。江淮冠蓋之沖,往來投贈,殆無虛日。筑篠園于湖上,詩酒敦槃,風流宴會。輩行既高,后進者望若龍門!眽粜请m為伯父,才名也很高,然晉芳卻有些不同看法。袁枚《隨園詩話》之十二云:“魚門雖呼午橋為伯父,意頗輕之!痹凇度辶滞馐贰返41回中出現的莊濯江,雖是一個才士,又能詩畫,但卻隱去翰林身份,更像一個商人;而且一雙眼睛老是在青年才女沈瓊枝身上轉溜。這恐怕是吳敬梓受了程晉芳“微言”影響的結果。
  沈瓊枝這個大膽、潑辣、多慧而且一身正氣的年輕女子形象,更與淮安關系密切。按《儒林外史》所敘,沈為常州貢生沈大年之女,小時喪母,生活艱苦。其父將她嫁與揚州鹽商宋某,宋卻以妾納之。沈女知后,將其室金銀器物捆載,易妝逃至南京,以賣自制繡品、詩扇為生。后被江寧知縣協查拿獲。因沈系才女,并能當庭作詩,得知縣賞識,差人善解揚州,并囑妥善解決。事實上,沈的原型為松江女子張宛玉,她誤嫁淮安鹽商程某,而非揚州鹽商。沈不耐其俗,因而私逃去南京的。后得江寧知縣袁枚妥善解決。袁枚《隨園詩話》卷四記載著這件事。袁枚知江寧縣為乾隆10年至13年(1745-1748)事,張宛玉案當發生在這段時間內。當時淮安經營鹽業程姓商人,有13家之多,均為程晉芳的族人。此事發生時,正是吳敬梓二次來淮之際,吳可能親見親聞此事,因而將此事改頭換面寫入《儒林外史》第41回中。
  程晉芳弟兄三人,大哥志銓成年后客居揚州業鹽,自己與三弟志銘(字述先)在淮。大哥死后,晉芳親撰墓志,葬儀征城北尚家墩。據該志云,“距兩先人塋兆凡六里”,則晉芳父母墓亦在儀征。自晉芳北遷后,其弟在淮情況不明。另外,其父有三個女兒,其中兩個嫁在山陽:一嫁劉顯慶,一嫁毛氏。適毛氏妹乾隆21年卒,年35。晉芳妻蕭卒亦35歲,時在乾隆15年。塋地在河下北部之窯溝。續娶汪氏,亦先卒。先以兄子瀚嗣,后得一子,名溧,晉芳卒時方5歲。
  程晉芳“耽于學,見長幾闊案輒心開,鋪卷其上,百事不理;又好周戚友,求者應,不求者或強施之;付會計于家奴,任侵盜,了不勘詰。以故,雖有俸有佽(ci)助,如沃雪填海,負卷山積”從一個豪富鹽商衰敗下來。有錢就用來購書與交友。據說他家藏書有五萬多卷。他的書窒名桂宦,《桂宦書目》記載了他家的藏書。他綜覽百家,于學無所不窺,經史子集,天星地志,蟲魚考據,俱有研究。他出入貫串于漢宋諸儒之說,篤守程朱之學,博學淹雅,于《易》、《書》、《詩》、《禮》俱有撰述。今知他的著作有:《周易知旨編》30卷、《尚書今文釋文》40卷、《尚書古文解略》6卷、《毛鄭異同考》10卷、《讀詩疏箋鈔》(稿藏上海圖書館)、《春秋左傳翼疏》32卷、《禮記集釋》20卷、《諸經答問》12卷、《群書題跋》6卷、《桂宦書目》2卷、《勉行堂文集》6卷、《勉行堂詩集》24卷、《蕺園詩集》10卷。據袁枚講,這些僅是他的著作的十分之三,當程棺木家小至寧時,他即發現原稿大都散佚了。


  注釋:
 、俪虓(1687-1767)字夔州,一字南陂,號二峰,歙縣人,程晉芳為同族兄弟行,安東籍,世居山陽?滴52年進士,充武英殿纂修官,授兵部職方司主事,升武選司員外郎、郎中。方壯年即告歸奉母。雅嗜閻若璩著作,曾慨然捐貲為閻刻《古文尚書疏正》。
 、谠丁杜c秋帆中丞》:“魚嫂來云:‘中丞許助三千金,代存妥處!朔N風義,嵩華同高,凡在士林,無不異音同嘆,感泣者不止程氏一門也。惟是現在待哺甚殷,寒衣典盡;未知慈云一片,何日吹來?”墓志銘中,袁有“贈葬費者,陜西巡撫畢公沅也!笨磥礤X已到位。

End全文結束
分享到:

已有0條評論

最新頭條
政協江蘇省淮安市淮安區委員會著作權所有 最佳瀏覽:IE8、1680x1050或以上 蘇ICP備13030079號-2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 | 安全政策
聯絡地址:江蘇省淮安市翔宇南道1099號7層 電話:+86-0517-85913685 郵箱:wshuaian@126.com 技術:淮安市淮安區政協文史資料研究中心
文史淮安網主辦單位
影音先锋色|国产人妖一区二区动漫黄片|国产高清在线精品一区app|亚洲性爱在线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