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淮史百科 > 府城研究 > 巽關講古

巽關講古

2015/1/19 10:58:26    作者:高建平    閱讀:7958    評論:0

 

    這塊明末“巽關”字樣的石質匾額,原鑲嵌在淮安(今淮安區,下同)城東南巽關水門上,考為淮安知府宋祖舜所書寫。宋祖舜是明末兵家,是兵書《守城要覽》的作者,自幼喜歡讀兵書,他長期在陜西一帶戍邊,熟悉軍旅生活,對守城知識有十分具體的感受。他在淮安任淮安知府是天啟三年的時候,當年他就建造巽關水門要塞,并且是天啟《淮安府志》的主要修撰人。
    石匾額字體為隸書,字體氣勢開張、筆力勁險、操舉若神、書法精絕,集諸家之成,給人以美的享受。至于巽關石匾額上彈痕累累,印證了一段紅色文化。當時中國人民解放軍在解放淮安城有一支部隊是從城東南巽關攻城的,與城內敵軍交火激烈,以至傷及了巽關水門的石匾額,在“關”字下面留下了彈痕累累,此匾額的存世,有其重要歷史價值。
    巽關是宋祖舜所建。山陽縣令孫肇興采士民公議開鑿引寶帶河水入淮城,明末堵塞不通。
    清初屢議開放不果。雍正四年(1726)生員許其恕等呈請漕院張大有始行開放,與城外筑壩通水入淮城,自這以后通塞不常。
    漕督鐵!吨亻_巽關河道碑記》云:“巽關不審起自何時?考郡縣志謂是明天啟三年所建。然撥其形勢,東西北三關,聯絡策應,似實與城俱有惜,文獻無所征也!
    清同治間,水由淮城東南巽關入城。東至上馬橋分一支向北,抵淮城東長街北頭梁坡橋,折而西至北水關匯入城河。
    自上馬橋之西至鍋鐵巷尾之倉橋又為一支,折而向南環三臺閣前之磚橋(三臺閣,佛教場所;今址為淮安區鼓樓食品廠所在地)而西匯入淮安府學泮池。復出而北轉,經沿街暗溝至淮安都察院后,由西轉北至胯下北街童王巷之童王橋、青云橋。
    自淮城鍋鐵巷南頭之倉橋向北又為一支,流經東新倉、綠藹亭、太平庵、萬壽庵、白虎橋(今存,在縣西街關天培祠堂東約200米處)再向西經譙樓站秤橋前、山陽縣署之軟腿橋(此橋今無存,原在山陽縣署大門至二門之間甬道上;中跨一橋,即此橋)抵小八字橋匯入河下城河。
    自淮城東縣東街東之白虎橋向北又為一支,經院西街之青龍橋。青龍橋今無存;此橋在淮安還有一句諺語曰:“青龍橋下餃子,看人兌湯!北敝脸勤驈R巷之六合橋,以下多經民房暗溝,年久淤塞。
    其三支與西水關文渠匯合,同出聯城與城外羅柳河水合,分注澗市二河,歲有疏浚,因經費不敷,未能一律深通。
    清光緒初,澗河挑深后,巽關龍光閘底高仰;光緒16年邑紳顧云臣撥銀3700余兩,重建閘身,寬闊倍于前,在原金門上加寬二尺六寸,挑深二尺五寸于澗河底平。沿途兩旁安木柵欄,以防人為破壞。自府學毓秀坊起至山陽縣署桂花閘止,兩岸長460余丈皆挑浚,補砌溝墻,新造“起鳳”、“彩虹”磚橋二座,又在淮城玉器巷中斷文渠上創建“珠聯璧合橋”一座;重建“永豐橋”、“青云橋”、“孫虎橋”、“依岱橋”、“白虎橋”、“三臺閣橋”六座;“文瀾”、“武功”、“狀元”、“文津”、“紫竹”橋五座皆升高。
    城外城河之船自西來出巽關龍光閘、西至北水關,南至三思橋范巷一律通暢;光緒29年(1903)時人任山西巡撫丁寶銓等稟請漕運總督陸元鼎撥銀3600兩,委撫衛署(撫衛署,專管淮安三城安全保衛工作。今址為淮安區電信局所在地)聘挑河夫沿途挑浚,重修溝墻、橋梁、堤岸及城外羅柳河,皆次第修治,兩月工竣。之后又有零星修葺。
    1945年淮安第一次解放至今,歷屆地方人民政府多次組織疏浚,擴砌溝墻。
    近年來,淮安區政府復建了淮安巽關水門,并重點整治了淮城西長街南市橋至鎮淮樓前三思橋之間的渠道,全部用條石護坡,復建了桂花閘,在明清步行街復建了起鳳、彩虹、珠聯璧合、青云、童王五座石橋,使得巽關文渠更加艷麗多彩。

End全文結束
分享到:

已有0條評論

最新頭條
政協江蘇省淮安市淮安區委員會著作權所有 最佳瀏覽:IE8、1680x1050或以上 蘇ICP備13030079號-2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 | 安全政策
聯絡地址:江蘇省淮安市翔宇南道1099號7層 電話:+86-0517-85913685 郵箱:wshuaian@126.com 技術:淮安市淮安區政協文史資料研究中心
文史淮安網主辦單位
影音先锋色|国产人妖一区二区动漫黄片|国产高清在线精品一区app|亚洲性爱在线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