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名城索引 > 河下古鎮 > 河下程公橋的前世今生

河下程公橋的前世今生

2015/1/30 16:01:22    作者:樊國棟    閱讀:12226    評論:0

 

  隨著對淮安古鎮河下的保護性開發,毀于“文革”期間的程公橋,將重現人間。近日翻閱有關資料,走訪該橋附近多位老人,從傳聞掌故中,得知該橋許多鮮為人知的身世及其生動傳奇的故事,F整理于下,以饗關注它的讀者。
    位置與名稱
    程公橋位于茶巷北端,并非如我等外來戶所理解的花巷北端。所跨河流名為“市河”,也并非發源于山東的“四源合一”流至洪澤湖畔龍集附近入淮的泗河或泗水,今人在河下版圖上標注泗河是欠妥的。市河本屬宋代故沙河的一部分,明代永樂初疏浚以轉漕運,清代乾隆八年演變為鹽河進水之路,清代同治三年再演變為市河的進水之路。民國初年《淮安河下志》作者王覲宸也認為:“故沙河、鹽河、市河由禮字壩溯流而上,其實皆一河也”,“ 后先異制,遂以異名,世俗通稱,任從其便。跡其形如弓月,繞河下西北之半,天然濠塹!保ㄔ斠娷鞯瞒氲赛c校的《淮安河下志》,方志出版社2006年4月版第32頁)面對程公橋遺址處的市河,人們也許不相信這就是當年的“天然濠塹”。 但長期住在這里的老人都親見過解放初河水漲到50來米寬、而最干旱季節也達7—8米的狀況,他們還目睹過常年水勢洶涌的情景。他們說,從現在的花巷北端向西20米外長滿水葫蘆的河灘,就是當年市河的影子。
  “程公橋”也并非唯一的橋名,甚至還不一定為“程公”所造。據明代人始修、清代人重修并續修的《續纂淮關統志》卷四載:“湛真寺石橋一名程公橋,在湛真寺山門左,亦跨鹽河(市河前身)。雍正年間僧人岳宗建!鼻迦顺嚏姷摹痘从陞舱劇穭t引《信今錄》所記,作這樣的交代:“陳天裔潢遺金寺中,而寺得以大新,橋亦同時創造。則當曰‘陳公’,不當稱‘程公’也!背坦珮虻拿Q,可能來源于民間傳說,民間認為該橋是明代寓居河下的安徽大鹽商程本殿所捐建,據傳河下十三條石板街都是他捐建的。事實上,這么一座連續好多代人修建和擴建的大型石橋,很難說成是某一人所為。再說,對于這座被拆之前一直名聞遐邇的石橋,外地人并不習慣稱“程公橋”, 而愛稱“四龍橋”,對其喜愛的程度,不亞于對揚州瘦西湖上的五亭橋。2002年冬,對四龍橋感興趣的上海博物館幾位專家,特意帶著四龍橋畫圖來到河下,尋訪過90多歲的紙扎老藝人李壽山,核查有關石橋的許多細節。
    外觀與結構
    從水面角度看程公橋,它是用規整的青色塊石壘砌而成的高拱橋。塊石之間,預留的石榫使之左右前后互相咬合,以增強整體拉勁。橋洞下方,則以石階形態鋪就帶榫的塊石,從兩邊洞壁向河心逐級下降。這種浸沒在水中的“暗碼頭”,巧妙地擴大了橋基底面積,大大減小石橋對地表的壓強?傊,整體構架非?茖W。
  石橋臨水立面的獨特性還在于:橋兩側的拱形橋洞雙肩部位,均向外橫伸出精致的石雕龍首,口銜活珠,須爪飛舞,活靈活現。這在崇尚龍文化的國度里,成了令人振奮、催人進取的核心看點。無怪乎外地人愛稱“龍橋”了。龍首的材質與橋壁的塊石一樣,同為大青石。寬與高均約50厘米,連同脊背伸出的長度約80厘米。附近50歲以上的男子,大多津津樂道于曾經爬到龍首上嬉戲的愉快回憶。
  程公橋的高大,也讓附近老人難以忘懷,據說站到橋頂,兩岸屋面皆俯伏到了你的腳下。有趣的是南北兩頭供人登橋的石階,層數并不對等。由橋頂向河北大街,鋪了27層;而屬于“河下”地塊的南岸地勢,本比北岸低得多,可由于沿河筑有土圩,墊高了不少,所以非但沒有增加層數,竟還減少了一層,只鋪了26層。全橋兩頭共計有53層石階,以至該橋還有個“五十三層四龍橋”的雅稱。跟大青石基座的色彩不同,專用花崗巖加工成條狀麻石的石階,全部是桔黃色。雖然拱頂橋面不用條石,也專門配制上一整塊正方形的桔黃麻石。這批黃麻石,比之大青石更加堅硬,難以磨損,是最佳的材質。
  程公橋不僅有足夠的高度,還有足夠的寬度。我們可以這樣來感受它的寬度,如以條石的邊長為“單位長度”,那么橋寬就是“四橫一豎”!八臋M”不難理解,即每層寬度,可以容得下四塊一字兒排開的橫向條石;所謂“一豎”,即四塊橫向條石,兩個一組,中央空出的位置,從橋腳到橋頂,形成窄窄的斜面,正好將條石豎著方向就勢斜鋪上去。前人設計豎向條石形成的無階斜面,顯然是為了方便手推獨輪車裝運鹽、米之類重物過橋。在南橋堍遺址外延的石板街上,我們從夾雜于桔黃條石間的黑麻石中,還能尋覓到當年被獨輪車碾過的深深車轍。當地人說,漕運衰落后,有人挖取極少量黃麻石作他用,往往拿黑麻石替補,其堅硬程度遠遠比不上質地為花崗巖的黃麻石;還說,前人為讓木輪耐磨,往往套上鐵箍,又怕傷及石面, 還給鐵箍加套草編的車墊, 以至沿街做車墊、車絆(用布條搓繩再編結成的帶狀物,搭在人肩,利用垂下的兩頭兜住車把以幫助穩定重心,必要時還可分擔車重)生意的不下十戶!词故遣輭|的車輪,長年累月下來也就把硬度差的黑麻石碾壓出凹痕。不妨說,黑麻石忠實地刻錄下了古鎮的歷史年輪。而橋階專選用質地堅硬的桔黃麻石,則又令人信服地反映了前人維護橋面的良苦用心。
  程公橋之美,還在于配上白礬石的護欄。橋欄的白礬石,跟橋面的桔黃條石、橋壁的青灰塊石相搭配,清爽淡雅的色調,與周邊恬淡素雅的田園寺廟以及當地淳樸儒雅的鄉風民俗,非常協調,不亞于江南水鄉的情調。詩風古樸而有真意的清代河下才子程鐘,在一個“久雨小霽”的時光,偶登此石橋,被這里的景色所陶醉,以詩贊曰:
  高圩初筑似岡陵,雨歇天晴偶一登。野水忽添三四尺,新秋已溉百千塍。
  茫茫遠漲平洲渚,隱隱漁家散網罾。還愛隔溪饒畫景,綠楊古寺晚煙凝。
  程公橋還是少有的在拱頂之上配以門樓的石橋。起先聽說其樣式類似于“文革” 剛結束才被拆解的河下二帝閣,我腦中立刻浮現出四根方形石柱撐起木制的四角飛檐的形象。在遺址現場,才又知道并不存在高高的石柱。只是在拱面兩側,沿護欄方向,用城墻磚砌成兩道山墻,撐起向兩面分披的木架小瓦屋面,屬單檐歇山式橋樓。門樓中央裝有兩扇對開橋門,外包鐵皮,鉚以金屬排釘。我們僅從靠磚墻來支撐這一狀況,就可以推測可能是物資匱乏的戰亂時期添加上去的。再從對待橋門的特殊處理,也可得到進一步證實:不用輕巧的柵欄門,是怕寇賊輕易攀登;采用了實板門還包上鐵皮,是怕被輕易劈開或縱火燒毀;鐵皮門中腰部鑿有圓形瞭望孔,是怕寇賊隱藏在外半邊橋樓下乘開門之機突襲而入?梢哉f,橋樓的設計完全出于防御的考慮,當屬北圩門,不見得是造橋之初一氣呵成。
    閱歷與貢獻
    飽經滄桑的石橋,曾是河下鎮繁華的見證,也是河下人的驕傲。外地人,尤其是鹽城、興化一帶的里下河人,每到秋后至隆冬這段時間,便用席篷船滿載苫茅屋的紅草、蘆柴或者茨菇、菱藕等土特產沿水路來程公橋靠岸,到河下做生意。返回時,再將河下及其周邊的大頭菜、蘿卜干、蒲兒菜、食油、茶馓、糕點等土特產運出。從橋東200米處的殷家碼頭,至橋西100米處的花巷頭火星廟碼頭,挨排排停泊著外地駛來的席蓬船。不少船家還在兩岸搭起“鍋腔子”(泥制的小缸形簡易灶具),用隨船帶來的蘆葦、木柴生火煮藕。精明的里下河人特意往藕孔里灌滿糯米,再精心敷上層層疊疊荷葉,取代木質鍋蓋,據說這樣燜煮出來的藕段子,不僅水分充足,還更加糯香可口,一直暢銷不衰。至于北方,板浦、新浦一帶的生意人,則雇船通過鹽河把各種海產品運來程公橋,再經程公橋把前述的各種食品另用手工制作的日用鐵木器帶出去。聽老人們說,河下各種名堂的作坊都具有相當規模,單馬桶店,著名的就有王、華、龐、姬等家。當代淮安名企業家寶健傳動機械設備廠的孫兆寶,其父孫德生就擅長打制箍桶匠專用的各種規格的銅箍。
  程公橋并未因漕運的衰落而完全沉寂下來。即使在日寇侵華期間,運河被封鎖,江南生意人還會從里下河經東蕩入澗河照常來這里。這里的生意人則通過夜幫船從市河轉入澗河,或直接從東門外澗河碼頭,經東蕩達長江直至上海。但畢竟熱鬧程度大不如前了。
  不甘落伍的程公橋,還為人民解放事業出過力。1945年,新四軍黃克誠的三師進駐河下,師部設在西圩門外的東岳廟內,負責解放淮城的攻城指揮部就設在程公橋附近的王嵩余家,于是,廣大指戰員經常踏著橋身,來到市河北岸的湛真寺前面空地集中,不是練兵就是開會。不久,日偽投降,淮城第一次被解放,華中分局、華中軍區以及鹽阜地委、鹽阜專署的領導和機關陸續進駐淮城。華中銀行第二印鈔廠也由阜寧縣遷來,而提供印刷鈔票專用紙張的造紙廠就設在程公橋旁的湛真寺內(詳見高貫成主編的《華中銀行史》,江蘇人民出版社2001年3月版第35頁)。據91歲(生肖屬馬)的劉元富老人回憶,那段時間,程公橋北岸的柳樹蔭下,每天都站有十幾個來自老根據地的制幣廠工人,手持竹竿搗鼓著浸沒在水中的、被封扎在白洋布口袋里的紙漿。據他所見,竹竿末端還套上橢圓形的木質棒槌,也被封扎進了布袋,這樣,在增大紙漿受搗面的同時也防止了紙漿的外泄。每晚,被打成包的特種印鈔紙被抬進小船,順流而下駛過程公橋的拱洞,送往位于新城內的圓明寺印鈔廠。
  自從1950年為根治淮河水患,開挖了蘇北灌溉總渠?偳浿,凡南北走向的河床都被改作穿越總渠身底的“地龍”——即涵洞。想不到,卻把這條南北水上通道給切斷了。從此,程公橋不再輝煌。
    遺存與變身
    這次尋訪遺址,有幸看到橋南岸靠西橋堍的草叢中,仰臥著一塊白礬石護欄板,大體呈直角三角形,底邊135厘米,高83厘米,斜邊呈云頭狀曲線,屬于橋欄末端的石板。聽住在東橋堍的錢林榮、董英夫婦說, 他家路旁的屋基下,也埋有一塊跟這一模一樣的三角形白礬石。在他們的幫助下,我用隨身帶的卷尺,丈量了從屋心到靜躺在草叢中的欄板底邊,距離竟達6.3米!印證了橋寬“四橫一豎”的說法。
  據錢家夫婦介紹,“文革”期間,刨取石閘下木樁發了“破四舊”財的少數“鹽河北”人,認為這座大型石橋之下,定有許多大木樁,定可賣出大價錢。革委會主任帶著眾造反派先從河北那一頭拆起,令他們失望的是木樁很短,才1米多一點,也很細,直徑才10來厘米, 倒不如一塊條石能賣上五角錢。還出土不少方孔銅錢和龍紋銅板,結果也以每枚三分錢給賣掉了。當我對木樁的尺寸表示難以置信時,幾位當年的目擊者都確認就是如此。還說總共才28根,分布成六組“梅花樁”。我們都驚異于石橋的整體構架非?茖W,只需少量短而細的木樁,就能防止因受力不均而造成的局部下沉和橋體開裂。難怪引來上海專家探秘。
  再說當年“鹽河北”人拆到橋南頭時,南岸的錢家房屋臨河墻壁坍塌了一大段,河北造反派雖然賠償了200元,錢家始終不讓再拆,于是橋南頭的基石及沿岸約10米長的石工被大部分保留了下來。后來,錢家人口增加,在石工上再造房,就把橋東的這塊三角形白礬石護欄板埋在了屋基下。夫婦倆非常希望在原址恢復程公橋,早就盼望拆遷了。他們坦誠地指著路東的三間房子說,這屋心下除了白礬石,還埋有好多塊長方體大青石。
  我正為見不到本應大量存在的矩形護欄板而惋惜,熱心的老錢指著正西約80米處的跨市河小水電站告訴我,刻有站名的石匾,就是利用一整塊長方形護欄板制作的。在他指引下,我通過一條支巷很快來到水電站。位于花巷北端與市河交叉點上的這座破舊不堪的小水電站,很不起眼;但鑲嵌在路邊的這塊落地式站名石匾,卻非常顯眼。不僅因為白礬石材質稀罕,色調奪人眼球,還因為美術體的文字內容以及改革了的新圖飾透出的“文革”氣息,更能吸引人們的眼球。聽附近老人說,這里本沒有橋,是頗具規模的石碼頭。就從拆卸程公橋那天起,往返河下與河北之間需繞很多路,面臨怨聲載道的河北造反派,靈機一動:為“節省”鋼筋、水泥、砂子,何不把橋基塊石搬來這里建造流行全國的小水電站,兼作河橋!可以慶幸地說,小小水電站成了程公橋的“變身”。沿著小水電站南山墻下到河坂,終于看到支撐起兩間小站房的三道基座,正是用程公橋基座上拆下來的很小一部分大青石重新壘砌而成的。我測量了一下,每塊最長的100厘米,寬50厘米,高38厘米。也印證了當年砌水電站人稱塊石規格為“一米乘五十”的說法。
  其實,作為程公橋變身的小電站,無一處不在向后人透出當年的“文革”氣息,十分耐人尋味,當為古鎮獨特一景。如今的年輕人不一定知道,簡陋的河下水電站,曾是那個年代星羅棋布于全國的眾多小水電站中的一個,真實反映了那時人們的良好愿望:充分利用廉價的水力資源,避免資本主義對煤炭、汽油資源的濫開采與浪費以及帶來的環境污染。當然,河北造反派沒有意識到他們是以破壞歷史文化遺產的慘痛代價,從事這一偉大實踐。首先,站名“反修水電站” 中熱辣辣的“反修”二字,曾是那時震天響的口號之一。其次,字體也一反傳統的非楷即魏碑的形態,而代之以手繪美術字,完全不同于今日電腦制作的粗黑體以及匠氣十足的楷體、魏碑體之類。字的形成,采用了很吃工的陽刻,而非易于操作的陰刻,流露了制作者的一片赤誠之心。還有,周邊紋飾,一反傳統的云龍、山水、鳥獸、花卉,而代之以紅旗與五角星。對于這種革命性的紋飾,也不濫用到四邊去,可能還考慮到為彌補無法在石匾背面留碑文的不足,把本屬碑文交代的事項,提煉成三行文字,充實到剩下的三邊紋飾位置。再來看三行文字,兩邊是美術字“自力更生” 與“艱苦奮斗”, 這是當年最流行的政治口號,也是因陋就簡建小水電站自信與自豪的一種表露。在款式上并未完全拋棄對聯形式,卻客觀說明傳統形式的強大生命力。最下邊,更是少不了的建站單位及時間,因字數較多,又不宜擠占站名,處理成扁闊的隸體。單位為“城郊河北大隊革命委員會”, 傳遞給我們的信息是:一個生產隊就有權拆除近三百年歷史的大型石橋;明明是搞造福自己與河下廣大群眾的公共設施,卻不必與受惠者的河下革委會協商,更不屑與之聯名,因為“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能溫良恭儉讓”。這是一個特殊的年代,所以在“一九七0年七月建”八個隸字上,每字皆罩上雙道光環,以示突出。
    恢復與利用
    規劃部門請東南大學專家設計的程公橋效果圖已兩易其稿,可見對其恢復的重視程度。我有幸被咨詢,并先后見到兩種效果圖。目前,對程公橋恢復的位置尚未有定奪。美食節期間,市電視臺記者曾來到小水電站, 向錢兆洪老人采訪并錄像。老人向記者提出:程公橋應離開中軸線,恢復在原址,北入口也應改在茶巷北頭,不宜讓游客剛進大門就一覽無余。我也認為:站基石和站名匾這樣的遺存,見證了古鎮的變遷,并承載著一段特殊的歷史。希望在“恢復性開發”古鎮的今天,能考慮到不再重復“文革”造反派的錯誤,避免作出沖動的再否定,不再一拆了之。何況,他們并非粗制濫造!更何況這處典型的“文革”遺存,可能全國罕見!遵循保護歷史文化遺存的“原真性”、“整體性”、“可讀性”原則,讓小水電站保留在這里,把程公橋恢復到原址,使之相互映照,便于聯系對比。更重要的是慎重對待不同時期的歷史印痕,方便子孫后代從中直接讀取“歷史年輪”。
  我們期盼著:重生后的程公橋,不僅不會割斷古鎮的歷史文脈,而且將更好地體現其歷史的滄桑感和文化的厚重感。

End全文結束
分享到:

已有0條評論

最新頭條
政協江蘇省淮安市淮安區委員會著作權所有 最佳瀏覽:IE8、1680x1050或以上 蘇ICP備13030079號-2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 | 安全政策
聯絡地址:江蘇省淮安市翔宇南道1099號7層 電話:+86-0517-85913685 郵箱:wshuaian@126.com 技術:淮安市淮安區政協文史資料研究中心
文史淮安網主辦單位
影音先锋色|国产人妖一区二区动漫黄片|国产高清在线精品一区app|亚洲性爱在线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