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淮劇泰斗筱文艷的故鄉情結

淮劇泰斗筱文艷的故鄉情結

2014/11/2 10:36:54    作者:秦九鳳    閱讀:9252    評論:0

 

    著名淮劇表演藝術家、被人們稱為淮劇泰斗級人物的筱文艷以92歲高齡于2013年9月19日在上海仙逝的消息公布后,不由使我打開了記憶的閘門。因為筱文艷與淮安的關系和對偉人周恩來的感情,使筆者早就認識她并與她有過交往。
    一、隨養父落籍淮安,自學成才演淮劇。
    現在人們都說,筱文艷是淮安人,和周恩來是老鄉。其實,我曾當面問過她,老家到底是什么地方。她深情地回憶說,五歲時她老家遇上了大水災,她在蘇北農村的家顆粒無收,父母不能眼睜睜地餓死在家里,就用土坯把自家的兩間草房門塞了,拿了家里一條破棉絮裹著她,然后放在獨輪車上,推著她一路逃荒到上海。她長大后回憶,老家肯定是興化、鹽城、寶應、淮安里下河地區,具體在哪里,她說不上。
    到上海后,因為沒有職業,只堅持了四年,父母就先后因貧因病去世。父親去世前把年方9歲的她托付給一位張姓蘇北老鄉撫養。這位張姓人家就是淮安車橋人,所以,她便取張姓,落籍淮安車橋,筱文艷是她的藝名。
    因為筱文艷的養父家住上海一座大戲園子的后門外面,于是她很小時不僅經常聽到人家唱戲,也因為人小,能擠進戲園子看戲,就這樣,她無師自通,自學成才,學唱上了淮劇。
    二、為偉人演專場,請周恩來題劇場名。
    建國初的1952年,我們國家第一次舉辦戲曲會演。戲曲有來自全國各地的23個劇種,是一次名伶薈萃、群星璀璨的大聚會。會演結束后,毛主席家鄉的湖南花鼓戲和周總理家鄉的淮劇等被點名到北京懷仁堂為黨和國家領導人演專場。上海人民淮劇團的筱文艷、何叫天演出的《千里送京娘》和《種大麥》兩出小戲,一古一今,情節生動,妙趣橫生,博得臺下一陣陣掌聲。演出一結束,多年沒有看過家鄉戲的周恩來就大步流星地來到后臺和演員們握手,祝賀他們演出成功。當有人向他介紹到筱文艷時,周恩來高興地說:“你的戲演得很好,祝賀你!”筱文艷心里感到一股暖流涌過,眼睛里噙著激動的淚水。這時,周恩來又告訴她,剛才毛主席也看了戲,他說你們的《種大麥》舞蹈不錯,就是戲劇矛盾少了些。筱文艷馬上回答說:“謝謝總理轉達主席的指示。我們回去一定好好修改!敝芏鱽硪宦犓且豢诘氐赖奶K北鄉音,兩道烏眉立即揚了起來,睜著他那一雙炯炯有神的大眼親切地問:“你是哪里人呀?”“江蘇淮安人!斌阄钠G興奮地回答說!班,那我們還是同鄉呢!敝芸偫砻τ执钌狭硪恢皇植⑤p輕搖晃著,“你老家是在城里還是在鄉下?”“在鄉下,東鄉車橋!薄败嚇?不錯,小時候我和家里人去趕過一次廟會,還是從澗河坐小船去的!敝芏鱽眈R上陷入深情的回憶,停一下他又問:“你回過家沒有?”“我5歲離家,20多年了還沒回去過!斌阄钠G是第一次見到總理,當然不能詳細訴說!拔依霞以诨窗渤抢,也幾十年沒有回去了。你如有機會回去,代我問鄉親們好!薄昂,我一定記住,回去給您向鄉親們問好!”
    這就是淮劇演員筱文艷第一次見到周恩來的情景。1955年,周恩來趁在上海開會的機會,又專門看了筱文艷等演出的淮劇《水斗》、《斷橋》等戲。當時正值上海市政府方面決定將黃浦區的原金城大戲院辟為專演淮劇的劇場。周恩來看完戲之后上臺與演員們握手座談。筱文艷就請總理給專演淮劇的劇場題個場名,并隨即找來紙墨筆硯。周恩來一口答應。但他很謙虛,一邊用手中的筆在硯臺里舐著墨,一邊問:“你們原來有打算讓我寫什么字的想法嗎?”筱文艷有點不好意思地回答說:“我們好不容易為淮劇爭取到專門演出的場地,大家都很高興,所以打算把這個劇場取名為‘淮光劇場’,請總理就寫這四個字吧!敝芏鱽硪宦牥櫰鹆嗣碱^說:“‘淮光’諧音不好聽,還是取個別的名字吧!边@時人們才醒悟過來,都認為總理說的有道理?墒谴蠹乙粫r都想不出什么名字好,只能面面相覷。這時,周恩來向大家問道:“你們這個劇場在什么地方?”“黃浦區!痹趫龅娜藫屩卮!澳俏铱淳徒小S浦劇場’吧!敝芏鱽砣匀徊痪o不慢,且沒有強加于人的意思。他的話音一落,現場立即響起了掌聲。隨著掌聲的結束,周恩來已飛筆寫出了“黃浦劇場”四個大字。放下筆來的周恩來轉臉看到筱文艷,馬上又說:“我曾經托你到蘇北演出時代問鄉親們好,你去了嗎?”筱文艷沒有想到,幾年了,總理還記著這事。她內心一陣愧疚,馬上響亮地回答說:“總理,我們馬上就去,請總理放心!
    三、代偉人問候鄉親,在平橋演廣場戲。
    1956年,筱文艷偕上海人民淮劇團第一次回到故鄉淮安。她和她的團友們在淮安人民劇場演出了《秦香蓮》、《水漫泗州》等拿手戲。期間,筱文艷牢記周恩來“向鄉親們問好”的囑托,從劇場演到廣場,從城里演到農村。筆者記得筱文艷還應邀到清江演出,清江市方面特意送給筱文艷等一面錦旗,上邊的十六個字是:“花開上海,根扎兩淮;勿忘故土,今后常來”?彀雮世紀了,錦旗上的字我仍清楚地記得。
    1958年大躍進時,筱文艷再次率上!叭嘶础钡交窗,還特意到淮安縣的最南邊平橋演了一臺廣場戲。地點在平橋中學操場上。那時還沒有電力供應,在用門板等搭起來的戲臺上共點了八盞汽油燈,現場約有十萬人看戲。除了平橋本鎮萬人空巷外,運河兩岸的五鄉六鎮都有人趕去看戲。筆者也是現場觀眾之一。記得筱文艷那天演的戲叫《黨的女兒》。
    受“大躍進”思潮影響,筱文艷還大膽推進淮劇改革,為了消除觀眾心中多少年來“陳世美殺妻滅子”的不平,她和她的團隊們將淮劇《秦香蓮》改為《女審》,不僅演出而且拍成了彩色電影。劇情前半段依然為人們熟知的《秦香蓮》,后半段改為秦香蓮投軍建功,被皇上封為五軍都督,最后親審忘恩負義的丈夫陳世美。在《女審》中,秦香蓮劍劈圣旨,殺陳世美,最后反出皇城。筆者也看過電影《女審》,除了對秦香蓮(筱文艷飾)在審問陳世美時唱的那段“滾板”留下一定的記憶外,對劇情等其他方面似乎沒有留下多少深刻的印象。1960年8月,周恩來在京也看了這出戲。事后他也不以為然地說:“這樣的改編,與民間多年流傳的故事不合,行不行?這個問題你們回去要很好討論討論!贝蚰且院,《女審》也就很少演出了。
    四、因周恩來一幅題詞,讓筆者與筱文艷面對面。
    上個世紀的八、九十年代,上海、江蘇的幾家報紙都出現過1964年全國政協會議期間,周恩來曾邀請時任全國政協委員的淮劇演員筱文艷、越劇演員袁雪芬、黃梅戲演員嚴鳳英、豫劇演員常香玉等到西花廳作客,還為筱文艷題寫了“努力學習、精益求精”的勉詞。而且說,筱文艷幾十年來一直把周恩來的這一題詞視若珍寶,懸掛在自家客廳里。
    筆者從上世紀九十年代起參加周恩來紀念館的籌建并被留館工作,其職責又是搞資料工作,因此對有關周恩來的題詞手跡等就關心起來。不久就發現了這幅題詞的疑問:1939年周恩來到抗日前哨的老家紹興時曾為他的堂房姑表侄兒王京題過“努力學習、精益求精”的內容,為啥25年后他又要題相同的內容呢?此外,他當時請了四位著名演員到西花廳餐敘,為啥只給筱文艷一個人題詞呢?這不像是周恩來待人處事的做法啊。
    責任感迫使我要問個究竟。于是,我想方設法找到了宣傳這件事的作者金寶山,他是淮安河下人,當時在上海一家報紙當編輯。他說是親自采訪了筱文艷并目睹這幅題詞才寫出這樣的文章的。然而這時我已與紹興周恩來祖居的李建明同志聯系上。李建明告訴我,周恩來給王京的題詞一直是由紹興王家收藏的。上世紀六十年代初,周恩來的姑表弟弟、時任紹興市副市長的王貺甫(王京父親)進京看望表哥周恩來時帶去了題詞,并向周恩來展示。周恩來明確告訴他,自己這些題詞品位不高,沒有什么收藏價值。但王貺甫還是把“努力學習,精益求精”的題詞捐贈給了中國革命歷史博物館。后來“革博”的同志出于對周恩來的熱愛,就復制了一批,其復印件流傳到了社會上。
    周恩來到底是寫了一幅還是兩幅呢?我想“解鈴還需系鈴人”,只有直接向筱文艷同志請教了。
    1992年12月20日,筱文艷從上海給我寫了回信。關于題詞,她說:“在1959——還是1962年?記不清了,開會時在人民大會堂購買的”。筱文艷在信中還寫道,感謝我告訴她這幅題詞的出處,感謝對有關周總理事的認真精神。于是,筆者與筱文艷成了忘年交。
    五、筱文艷對淮劇的重大貢獻。
    1979年筱文艷曾隨上;磩F(“文革”后,上海的“人民”、“志成”等淮劇團合并成立上;磩F)又一次回故鄉。這時,她年事已高,已不能演整場大戲,應觀眾的要求,她出演了《秦香蓮》中的《琵琶壽》一折。1993年春天,筱文艷偕上海市文藝界人士到周恩來紀念館參訪,面對周恩來的漢白玉塑像,筱文艷眼含淚水,深情地說:“總理,您的囑托我沒有忘,您的教誨我更沒有忘!彼在留言簿上寫道:“敬愛的周總理,您永遠活在我們的心中心中!”當她身邊的人提醒她多寫了一個“心中”時,筱文艷還說:“這是我故意多寫的。只有這樣,才能表達我對周總理的思念!”
    因為后來筆者和筱文艷交往多了,而且我和金寶山也成了朋友,因此對筱文艷的事了解得也就多了起來。
    大約在上個世紀的三十年代末到四十年代初,上海梨園界為了生存,互相展開了激烈的競爭;磩∵@一由蘇北鄉間“流竄”進大上海的小戲自然難于應付許多較強的對手。這時已經在上;磩“嘧永锾舸罅旱捏阄钠G面臨兩種抉擇:要么大膽創新,讓淮劇在競爭中得到發展,在大上海站住腳跟;要么甘拜下風,賣行頭散班子。筱文艷為了淮劇藝術,也是為了她自己的生存,毅然選擇了后者。為此,筱文艷不得不發瘋似的苦鉆苦學。她汲取其它劇種之長,兼收并蓄,從多方面豐富淮劇的藝術內容,努力提高淮劇的地位。特別是她對淮劇聲調、唱腔的改革。當時淮劇風行的主要是“拉調”。這種聲調除了一快一慢的節奏變化外,中間的疊詞在演唱時幾乎沒有什么變化。這就使“拉調”在表達人物感情、刻畫人物性格方面受到了一定的限制。此外,一個如此大的劇種主要靠一個當家曲調貫唱始終,觀眾也難免有心煩耳厭之感。筱文艷經過反復琢磨,就在原來慢速拉調的基礎上把開頭句適當加快,再把中間的平句加上花音,并根據具體劇情,隨時改變每句每字的落音,唱出了靈活、花俏的音腔。當她把改革后的“新拉調”在舞臺上試唱時,獲得了臺下的滿堂喝彩聲。
    對拉調改革的成功增強了筱文艷大規模改革淮劇曲調的信心,激起了她的更大創作熱情。經與樂師們研究,她又針對角色的實際需要進行伴奏方面的改革:有的需要刻畫人物的內心世界,就采用長過門起板或長過門走圓場;有的大場面戲,就配之以密鑼緊鼓;有的劇情突變,就只用短過門一帶而過等等。經過這些改革,演員在臺上可以根據劇情,該唱就唱,該收就收,戲也就好演多了。后來,筱文艷在與筱云龍搭檔演戲時,又首次采取了角色分腔的表演方式,這在淮劇史上又是一個開創性的改革。接著,她又演唱出行腔輕松、變化自如的十多種曲調。亦即現在淮劇觀眾們所熟悉的自由調,使廣大淮劇觀眾大飽耳!,F代淮劇的優美動聽的音樂,清新的曲調,無不滲透著筱文艷的一番心血。經過筱文艷和其他淮劇藝人們的共同努力,淮劇在發展中有了很大的提高,終于在大上海的梨園界立住了腳跟,一度和京劇、越劇、滬劇一起成為統治上海舞臺的四大劇種。
    筆者最后一次見到筱文艷是1998年2月,即周恩來誕辰100周年的前夕。她隨上海市文化藝術界30多位知名人士到淮安參觀剛落成的周恩來遺物陳列館(仿西花廳),只是,當時他們一行的中心人物是電影明星張瑞芳,筆者與筱文艷只是握手,問候而已。
    安息吧,人民的淮劇表演藝術家!

End全文結束
分享到:

已有0條評論

最新頭條
政協江蘇省淮安市淮安區委員會著作權所有 最佳瀏覽:IE8、1680x1050或以上 蘇ICP備13030079號-2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 | 安全政策
聯絡地址:江蘇省淮安市翔宇南道1099號7層 電話:+86-0517-85913685 郵箱:wshuaian@126.com 技術:淮安市淮安區政協文史資料研究中心
文史淮安網主辦單位
影音先锋色|国产人妖一区二区动漫黄片|国产高清在线精品一区app|亚洲性爱在线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