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淮史百科 > 辨訛 > 最早的韓侯祠在唐代的楚州東門外

最早的韓侯祠在唐代的楚州東門外

2014/6/1 20:04:44    作者:樊國棟    閱讀:8495    評論:0

——韓信文化在淮安老城區的傳承(之五)

 

 

    一、建祠機遇
    在淮地專祀韓信英靈的祠廟,最早可上溯到唐代的東門外。唐代詩人李紳七律《卻過淮陰吊韓信廟》首聯云:“功高自棄漢元臣,遺廟陰森楚水邊”許渾更將韓信廟與附近的劉伶臺風景區放進七律詩的頸聯進行描述:“劉伶臺下稻花晚,韓信廟前楓葉秋!
    韓信屢屢功高震主,在楚漢戰爭期間輔佐劉邦統一天下以后,輪到“兔死狗烹”的他,便被以謀反罪名誘殺于未央宮。在漢朝,是誰也不敢為謀反的人立廟紀念的。至于以后的三國及魏晉南北朝,皆以軍閥互相征伐為特點;再以后的隋朝,雖實現了大一統,然而政權短暫;待到大唐盛世,政治開明,經濟繁榮,文化多元,對韓信及劉邦的評價,幾乎不存在來自政治與文化方面的禁忌,所以為韓信翻案并立廟之事,出現在唐朝是很自然的。將紀念性的廟址選在古淮陰大地漕運樞紐的風景區,也是很自然的。
    二、進城盛況
    明永樂初,“南糧歲漕四百萬石,全恃運河為轉輸。漕舟益多,轉搬益艱!倍戒畹年惉u為減輕漕舟從邗溝入淮河靠車盤過壩的負擔,也為避開淮河山陽灣水流湍急之險探新路,于府城西北增鑿了一條名曰“清江浦”的水路。隨著漕運主航道從城東移至城西,韓信廟也遷至府城內的總督漕運部院東側,且漸具規模。
    隨著規模的增大,三進殿宇之外還有上房樓與東廂房,萬歷二十四年至二十九年(1596—1603)知府任上的劉大文,對該廟進行修舊更新,親題門額為“韓侯祠”。在劉大文支持下,專管一府刑獄的推官曹于汴“創為鷹揚會于郡之韓侯祠”,以講武事,推助韓信文化的傳承與發揚。與會師友每月朔、望聚會半日,“各以其所習見”相互咨詢就正。作為文治的得力補充,地方民風大振。參與該會七年如一日的曹公,也因此“應內招北上”。有骨干會員朱維藩所撰碑記可考。
    據如今附近老人回憶,第三進享殿中央的神臺上,安放著高齊殿梁、內掛帷幔的神龕,里面端坐著韓信泥塑神像,兩側配像均為站立的侍從,東側的捧大印,西側的持寶劍。殿內橫梁上掛滿“一代豪杰”、“靈武冠世”、“國士無雙”、“精白乃心”、“大哉淮陰”之類的木匾,兩側偏間的后墻及山墻均鑲嵌碑刻。
    三、昔日遺照
    1958年,地方政府為開辟鎮淮樓東西大馬路,將院東街向北拓寬,前殿與中殿均被拆除,只剩后面享殿及東廂房。不少老人還記得享殿之后高出屋脊的銀杏樹,推想樹后也許就是傳說中的上房樓吧,該樓不知毀于何時。瘦身的韓侯祠經縣文化館整修,造起圍墻和大門,門旁嵌有“淮安縣人民委員會于一九五九年九月重修”的石碑。
    “文革”期間,殿內塑像連同神龕碑匾被造反派摧毀,3間廂房被淮劇團拆毀。享殿外形的改觀,則是淮城兒童圖書館搬進以后的事。單位為拆取木料,將三間槅扇卸下,改造成磚墻與新式門窗,后墻亦開新式窗子。殿頂花脊原有半公尺高,被改成普通矮脊,將前檐向后縮短了近1公尺,使原來的古建筑變成近代的新式瓦房。以后由自來水公司接收使用,連圍墻和大門均被拆毀。
    四、翻建特色
    撥亂反正的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文化館陳陽老館長在申請撥款修祠的報告中稱:“大門口一對石鼓還橫臥在院內,一塊小石碑被圖書館運在(到)鎮淮樓上。一塊關于韓侯祠記載的石碑已斷,躺倒在大殿門口。還有零碎石刻數件,睡在地上。大殿東、西山頭墻上,各有一塊小石碑在壁上。室內尚有自來水公司的機器和鐵器!
    1983—1986年,淮安縣政府撥款翻建了三間享殿。修祠需要一批望磚,當時淮安買不到。負責督工的何杰先生在人建議下去淮陰找到韓城窯廠。廠長聽說為修韓信祠堂而來很興奮,指著周邊的連綿土丘說:這是韓信當年屯兵筑的土城遺跡。過去我們這里也有紀念他的地方,現在毀了!廠長為我們淮安修復韓侯祠而激動,愿意以八折價格出售,并提供免費運送。
    翻建享殿不久又重建了具有漢代風格的門樓、院墻,比20年前匆忙恢復的精彩多了。門額上的黛綠色“漢韓侯祠”四字蒼勁俊逸,系當時主持修建的王文韶先生請上海一位書法大師題寫。大師一不收禮,二不要錢,三不畄名。他說: “我景仰韓信幾十年,今天能為他題寫祠名,這是我的榮幸!
    大門內,享殿門楣橫匾上,“勛冠三傑”四個魏碑體大字,渾厚遒勁,為本土書法家姚士貴(字笑良)手跡,工匠復制時采用圓雕刷金,字字飽起,煞是醒目。
    橫匾下方,兩側紅漆圓柱上的楹聯為:“英雄既許驅馳,固已誓忠貞,詎肯聽蒯生之計;豪杰非無智略,顧乃罔籌劉,祗為酬蕭相之知!耙庠趶娬{韓信并非無智略的等閑之輩,既承諾為統一而驅馳,并一心報答蕭何的知遇之恩,不可能聽從蒯通的策反之計。
    據說享殿早年的楹聯為:
    力拔山、氣蓋世,因公束手;
    歌大風、思猛士,為子傷神。
    該聯構思奇特,以不可一世的項羽、劉邦作陪襯,贊嘆韓信在楚漢戰爭中舉足輕重的歷史作用。新恢復的享殿所更換的聯語,與黨中央為十年浩劫撥亂反正、堅定不移糾正冤假錯案、舉國上下意氣風發的時代背景有關。
    殿中間神臺上,安置一尊巨型韓信彩繪全身塑像,高2.27米,寬1.1米,厚達0.88米;虎背熊腰,戎裝佩劍,濃眉銳眼,威風凜然,一派胸藏百萬雄兵的大將風度。據傳為老館長推薦的有雕塑特長的縣銀行李祥衡同志創作。該造型得到各界人士的認可,在以后的出版物及其它藝術創作中大多以此造像為范本。
    塑像兩旁的楹聯:“奠數千里長淮,神留桑梓;開四百年帝業,功冠蕭曹! 高度概括了韓信的卓越功勛。
    韓侯祠由園林管理處接管以后,邀請當代各地書法名家重新書寫古人詠韓詩章,逐一勒石,鑲滿院內兩側墻體,還有兩首長篇,裝飾成巨大的長卷木簡,懸掛于享殿側間的北墻上。歌詠者角度不同,書寫者風格各異,更顯異彩紛呈,文化氛圍越發濃厚。
    五、殿內古碑
    韓侯祠作為古跡的實物憑據,當依靠歷盡滄桑的古碑。然而祠內眾多珍貴的古碑中,僅能見到兩塊,分別鑲嵌于翻建后的享殿東、西山墻上。
    東山的一塊,高40厘米,寬78厘米。系駐淮漕運總督德保于乾隆四十二年(1777,歲次丁酉) 以楷書題寫。他曾于山西靈石縣的韓侯嶺上奠祭過韓信的墳,初來韓信故里上任,便尋訪有關韓信的舊聞。該幅題詞表達了對英雄遭不公正待遇的同情,對千古遺恨的嗟嘆:
    淮陰侯祠
    曾于古嶺奠公墳,故里初來訪舊聞?柘掠腥蓑寜咽,冢旁何處葬將軍?
    假王生死權相國,震主功勛失后君。颯爽英姿遺恨在,靈祠日暮吊寒云。
                            丁酉仲春吉林德保題
    這位總督大人系乾隆二年進士,官至禮部尚書,著有《督運草》一卷,還是一位詩人,輯成《樂賢堂詩鈔》三卷,文字功力了得,正楷書法亦很老道。
    西山的一塊,高31厘米,寬65.5厘米,系康熙年間曾主持重修韓侯祠的山陽縣令徐恕撰書。由于碑幅比東邊的小,字數又多,以致鐫刻筆觸較細較淺,多處漫滅難辨。最后幾句尚可辨識:
    “三族誅夷一線存,魂兮歸來迷處所;磯季G編憶王孫,鼎新衡宇傷我神!
    碑文結尾表達了縣令大人主持重修后的糾結心情:對韓信被誅夷三族后英魂歸來將迷失處所的擔心,而在城內外整修紀念場所引魂歸來卻又催人傷心!
    兩塊古碑的安置,雖維持了陳館長所述的返修前的方位,卻未能按老館長與當年負責督建的何杰老師的建議,將院中零散的碑碣收藏進殿,可能大都被轉移至勺湖碑園里了。何杰老人慨嘆:“訪古探幽的人,是最不愿去看那新建的所謂古跡的。能證明漢韓侯祠歷史久遠的文物,不放在韓侯祠,是出于何種考慮?請問韓侯祠里圍墻上花那么多財力人力,貼上本地一些書法愛好者和幾個名家的題刻,與前者比,何輕何重?既不可以厚今薄古,也不要厚古薄今,古今碑刻應兼而有之。古為今用,在這特殊地方,更不可等閑視之!
    六、殿外分藏
    勺湖碑園確實收藏了韓侯祠的一些碑碣。
    第三進南墻,第三縱行最上一塊,題為《書重建韓侯祠碑記后》的古碑,長67.5厘米,高32厘米,每字尺寸1.5×1.5平方厘米,撰書者年代及姓名均缺失。碑文作者發抒了“蓋一代之興,必生一代之杰,為之佐而心情動”的慨嘆,歷數韓信功績時,用了極有氣勢的排比:“收三秦,降韓,擊魏,破趙,平齊......”竭力贊美韓信“五年之內,天下大定,權在一人,豈非瑰瑋(瑰麗宏偉)卓犖(卓越出眾)千古大丈夫哉!”
    在上碑的下方,鑲嵌著稍大的一塊,長77厘米,高39厘米,鐫刻了非常漂亮的草書七律兩首,字體也較大,每字3×2.5平方厘米:
    韓淮陰侯祠恭步吉林節云韻
    釣渚還鄰漂母墳,行瑩高敞竟無聞。兵間誤請三齊地,水上先張下趙軍。
    才重蕭勝未遇主,功成絳灌孰如君。故鄉俎豆千年在,楚水荒祠對暮云。

    胯下橋
    惆悵王孫感遇情,當年落魄此經行。輸他市井兒童笑,博得龍且項羽輕。
    地故淮南余楚俗,事殊圯上有橋名,舊聞哪復游人問,斜日蒼涼下古城。

    雁門 任承恩
    據《續纂淮關統志》,后一首的《胯下橋》與韓侯祠東山的《韓淮陰侯祠》均收集在“德!泵,可見《胯下橋》作者是德保,而非落款處的書寫人任承恩。再據上一首標題中嵌入的“恭步吉林節云韻”幾字來看,不可能是曾自稱“吉林德!钡脑娮,倒很可能是落款人“雁門任承恩”的和詩。任承恩于乾隆二十八年(1763)蒞淮任城守營參將,四十二年(1777)升漕運軍門中營副將、后升福建提督,是武將而好文墨者,在淮安有多處題詠。
    聯系何杰先生回憶,東山墻上有塊古人遊祠題詠的石碑,草書流暢若游龍,整墻時取下。不知碑園的這一塊,是否從東山墻上所取。
    七、明代遺碑
    在貼近碑園門口的西天井里,靠北墻根還豎立著一塊謳歌韓信的殘碑,今人將斷成的兩截復位后,仍缺碑額、碑座,現殘高1.46米,寬83厘米,厚30厘米,相當厚實。據碑文末行的“安得將軍驅市入,旌旗壁壘煥然來,為君勒石祠門東,戈戟森森天地窄”來看,原豎立于祠門東側,與東廂房同向。從碑文第8行中的“我來淮守已三口”及落款中的“淮安府事即墨宋統”來看,碑文的撰寫者為 山東即墨人宋統。
    屬于重量級的這塊石碑,經不起簡陋運載工具搬運的折騰,出現若干片狀斑駁、文字磨滅。盡管如此,從容易連綴理解的幾處碑文中,尚能讀出對韓信的崇拜與謳歌。下面再摘兩處與大家共賞。
    正文倒數第四行:“口挈金甌還赤帝,開國勛名炳日星。共口山河同帶勵,丹心不惑蒯通談。何期鳥盡良弓去,殺氣彌漫長樂宮!表n信對劉邦一片忠心,對蒯通的策反毫無動心,即使繞不過鳥盡弓藏的歷史規律,也絕不該被兇殘地誘殺于長樂宮。
    正文倒數第三行:“舍兒囈語成公案,鐵馬金戈事盡空。冤哉莫須有三字,前有將軍后岳公。皎然功罪兩眉別,漢皇何殊......”“舍兒囈語”指的是,朝廷“認定”韓信“謀反”,系采信了舍人(門客)之弟的“告發”。但很容易叫人疑為誣告,遠離韓信身邊的舍人之弟,怎知道韓信欲謀反的重大機密?聯系韓信被殺后,呂后也是誘使彭越的舍人誣告彭越謀反,將其殺害。兩者如出一轍,所以“舍兒囈語成公案”!這種對國家功臣以“莫須有”定罪的大冤案,又很容易讓人與岳飛的遭遇聯系起來,所以發出了“冤哉莫須有三字,前有將軍后岳公”的慨嘆,也照應了序言第二行中的“此與岳武穆曠代同符”見解。
    縱觀碑文與序言,作者府事宋公,是著眼于為韓信的千古奇冤作徹底翻案的。也雄辯地說明了“歷史總是由后人定稿的”這一顛覆不破的鐵律。

End全文結束
分享到:

已有0條評論

最新頭條
政協江蘇省淮安市淮安區委員會著作權所有 最佳瀏覽:IE8、1680x1050或以上 蘇ICP備13030079號-2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 | 安全政策
聯絡地址:江蘇省淮安市翔宇南道1099號7層 電話:+86-0517-85913685 郵箱:wshuaian@126.com 技術:淮安市淮安區政協文史資料研究中心
文史淮安網主辦單位
影音先锋色|国产人妖一区二区动漫黄片|国产高清在线精品一区app|亚洲性爱在线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