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西游文化 > 讀《西游記》雜記

讀《西游記》雜記

2015/5/6 14:46:08    作者:彭曦醇    閱讀:6759    評論:0

    一部《西游記》,其實也可以看作是一部集撰性質的神話小說。何謂集撰,即作者收集已有的故事資料或各種文藝作品,根據自己創作的需要,進行摘抄或改編、戲擬!段饔斡洝肥菂浅卸鳘毩撟、全無傍依的文學巨制么?顯然不是的。因為,在《西游記》問世之前,社會上已經有各種類型的西游題材作品出現,而淮安作為一座歷史文化名城,在歷史長期的發展過程中,也產生過許多的傳說故事,特別是宗教文化的興盛,大小寺廟庵堂林立,這個就為吳承恩的創作,提供了土壤和基礎。于是,吳承恩在收集社會上流傳的各類西游作品的基礎上,聯系自己的親身閱歷和所聽聞到的一些發生在淮安的奇異故事或事件,終于寫成了百回本神魔小說《西游記》。因此,說吳承恩是西游故事的集大成者才是對的。
    縱觀《西游記》一書,我們不難發現,全書看上去寫的是神話世界,三教九流的人物,如玉皇大帝、四海龍王、天堂地獄、佛菩薩、各種妖魔鬼怪,其實,這些都是表象,神魔也有人性,它們甚至比取經的五個主角還要可有,借虛構的取經故事來鞭撻各種丑陋現象,這個是真的。特別是作者在書中提到了錦衣衛、謹身殿、文華殿,寫到了昏君一面縱欲無度、染上重病,一面寵信道士、妄求長生,這個顯然是在影射至高無上的當權皇帝。一般認為,神話故事嘛!特別是小說,應該遠離政治才對的,但是,《西游記》中的不少描寫,畢竟又是現實的曲折反映,里面也包含了吳承恩在政治上的某些意見,有人以此認為,《西游記》也是一部政治小說,是寓意于神佛,蓋有謂也,這個應該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根據劉懷玉等學界專家的研究,吳承恩才華橫溢,卻一生不得志,潦倒不堪,尤其是在晚年,他可沒有少受白眼。盡管,在淮安的不少文人和官員,都樂意與他往來,甚至對他照顧有加,但是,這卻無法改變吳承恩窮困的現狀。為了不淹沒自己的才華,同時,也是出于自己內心的不甘,這位大文豪選擇了創作神魔小說《西游記》。放在那時的環境下,想必他的不少親友如果得知,是要替他感到惋惜、可憐的。封建正統文人,往往恥于創作小說,并認為寫小說是件不光彩的事情,程晉芳就曾為他的好友吳敬梓創作《儒林外史》感到可惜。在正統文人看來,官員也好,讀書人也罷,還是應該多用心于詩詞歌賦、道德文章,或是經世時文,寫小說的人都非周正人,喜讀小說的人,也是不務正業的人。只是,吳承恩生就一副硬骨頭,他不怕被人誤解,盡管,晚明的《西游記》刻本沒有署名,但是,透過《西游記》字里行間的敘述,我個人認為,只有吳承恩這樣的大手筆,才能寫出《西游記》這樣的文學巨著來。
    不過,也有人認為,說《西游記》里有許多佛道描寫,摘錄了大量的佛教經文,還有太多的禪詩、偈語,至于佛道斗爭,參禪打坐這樣的描寫,更是十分常見,甚至連每回的回目,都有宗教色彩,加上又沒有史料可以證明,吳承恩是個有宗教信仰的人,可見,文人吳承恩是作者這一說法值得懷疑。至于全書的真正作者,準確的說,應該是個和尚或者道士,況且在《西游記》的第一回詩里面,有個名字叫《西游釋厄傳》。只是,這一說法未免難以立住腳跟,難道不信仰宗教的人,就寫不出像西天取經這樣的小說?那個所謂的《西游釋厄傳》,應該就是《西游記》的原名,就好比《紅樓夢》原名《石頭記》、《金陵十二釵》一樣。暫且拋開這些不說,細看《西游記》中對佛道的一些具體描寫,有些地方真是寫錯了,如書中的釋迦牟尼佛,自稱是西方尊者南無阿彌陀佛,其實了,如來佛和阿彌陀佛在佛教中是兩尊佛,可見作者對佛道并不精通,只是有所了解而已。實在很難想象,一個佛教徒或道教徒在寫書時,會犯如此低級的錯誤。還有人認為,《西游記》的作者是邱處機或李春芳。邱處機確實也寫有一部《西游記》,只是,邱的《西游記》全稱《長春真人西游記》,和《西游記》是兩部作品,且兩書所描寫的內容和性質完全不同。至于李春芳說,那就更靠不住了,李春芳是吳承恩的好友,后來進到內閣做了首輔,他可能具備寫作長篇小說的功底,但是,目前沒有見到史料明確記載,說他可能是《西游記》的作者。僅憑書中的一首詩,就得出李春芳是作者的結論,未免過于簡單膚淺了。
    當然了,光憑地域或方言文字、文獻,肯定也是無法準確推斷出全書作者的,也有可能有誤差,但是,如果當我們看了吳承恩所寫的一些詩詞作品后,再來細看《西游記》中的詩詞就不難發現,它們的文風或藝術表現手法如出一轍。況且,在寫《西游記》之前,吳承恩已經寫出了一部志怪小說集《禹鼎記》,可惜,此書早已經失傳了。知人才能知作品,從現有的關于吳承恩生平經歷的研究成果中看,也能得出全書的作者非吳承恩莫屬。因此,了解吳承恩一生的思想經歷和他的家世及所處社會大環境,對于閱讀和研究《西游記》,應該是大有裨益的。
    目前所見到的通行本《西游記》,大多數都屬上吳承恩著字樣,只有中華書局新出的,沒有標明作者是吳承恩,只是在全書的前言中提到,“一般認為,作者是吳承恩”。在我個人看來,吳承恩說既然被全世界共認,再保持爭議或加個一般認為,那顯然是沒有必要的。在沒有找到新的具有說服力的證據前,誰也不能否認吳承恩是全書作者的觀點。
    《西游記》是一部神話小說,作者描寫了很多的妖魔鬼怪,當然了,這些妖魔鬼怪不妨看作是人間黑惡勢力的化身,但是在書中,那些所謂的佛菩薩們,卻說設置這些妖魔鬼怪,是為了考驗唐僧師徒的取經誠心。難道,就連妖魔鬼怪想方設法的使盡手段,要抓來唐僧吃唐僧肉,這個也是佛菩薩們事先有交代?不過,從中我們倒是可以看到一點,那就是佛菩薩們故意要給取經人設置沿途障礙。孫猴子就說過這樣的話,大意是你如來佛既然要度化東土眾生、弘揚佛法,就應該著我老孫把那大藏經送到東土,十萬八千里,對于我只是一個來回,何苦要找個肉眼凡僧,讓他歷經千辛萬苦,可嘆那老和尚著著有難、步步該災,但是,佛菩薩們以此卻往往不是認為孫悟空取經決心動搖、放刁,從而加以呵斥,就是拿“成了正果,自有你好處”這樣的謊言來加以反駁。不錯,孫猴子保護唐僧西去取經、一路降妖伏魔,確實是滿了天災,又來走成佛的道路,但這一路上的不少妖魔鬼怪,有幾個和上界沒有關系呢?在與各種妖魔作斗爭的過程中,孫猴子慢慢看清了真相,原來,那些妖魔老怪,基本上都和佛道兩家,有著太多的關系。它們在下界的人間占據山林河道、搶奪王位、強搶他人妻女、稱霸一方,原來都是有目的的,要么就是前世夙愿今生來了,要么就是考驗唐僧師徒,要么就是報一己之私仇。佛教說:慈悲為本,且看書中的那些佛菩薩們,他(她)們慈悲在哪里呢?有人說:他(他)們能幫助孫猴子降服妖魔!只是,有心的人不難發現,孫猴子他們走到了哪里,遇到了什么事情,他(她)們都觀察、了解的很是清楚了,所以,當孫猴子在小雷音被黃眉老怪所困,天宮諸神都無法降服它的時候,布袋和尚來了,如此種種,真個可謂正法無邊、有求必應!還有些時候,往往是孫猴子那邊剛要結果妖魔,而妖魔的主人就從天而降,孫猴子照顧面子,也只好讓那些妖魔的主人們將妖魔帶走了,說是帶回去懲罰、管束,其實就是變樣的將它們保護了起來?梢,他(她)們和那些作惡的妖魔,真個是一家人!曾幾何時,那些地方上的黑惡勢力,依靠強硬的官府靠山,在地方上欺壓百姓、為非作歹,竟然沒有受到任何懲罰,即使惹出了禍端,官府也曲意加以維護,《西游記》中寫的那些妖魔和神佛彼此間的關系,實際上就是人間黑惡勢力和官府彼此間的關系。
    有人曾經說:那些佛菩薩、神仙們高高在上,他們不到基層走訪,卻要基層民眾對他們磕頭、禮拜,稍有不足意處,不是放出幾個妖怪下凡,就是制造各種天災,最后,全部送給孫猴子,作為孫猴子施展手段的環節。在有些時候,他們還會互相推諉、故弄玄虛,分明是自己有意識的把自己的什么坐騎放下界去,等造成了災難,卻將責任全部推到了一邊,當孫猴子說他們管教不嚴時,他們往往這樣回道:是固然是的,但也是你們師徒災難未滿,該遇到或有此此一劫難。從這個方面來看,《西游記》也可謂是罵盡人間那些素位尸餐、濫用職權的官員乃至于最高統治者了。
    在古本《西游記》中,有那么幾回也寫到了女怪或女人,諸如七個蜘蛛精、女兒國王、鼠精、蝎子精、玉兔精、白骨夫人,她們很是漂亮美麗,也都有些地位和手段,但她們之所以對唐僧有好感,主要還是想和唐僧交媾,借此吸盡唐僧的元陽,或是吃了她的肉。面對著這些誘惑或危險,唐僧的態度是什么呢?他絕不動心,毅然向著自己的取經夢出發,盡管,那些女人或女怪們對唐僧軟硬兼施,但由于唐僧的徒弟有法術或是善于找關系,最后,唐僧等人可能吃了不少苦頭、險些丟了性命,而她們的計劃或卻無一成為現實。過去的論家在評論時,往往指出這么一點:可見女色害人、紅顏禍色,唯有面對之卻內心毫無所動,才能免遭其秧、保全名節,這個當然有侮辱婦女的色彩了,但是,從中我們也能感悟到一點,即面對那些不良的誘惑,只有潔身自好,堅定自己內心的信念不動搖,才能避免落入陷阱,從而身陷其中難以自拔。
    《西游記》還可以作為一部童話進行閱讀,童話作家鄭淵潔先生就指出了這一點。童話貴在有童真、童趣,翻閱《西游記》,發現上面的不少藝術形象,都是來源于我們生活中可以見到或知道的各種禽獸動物,諸如虎、牛、鼠、豹、鹿、兔、豬、羊、狗、鯉魚、馬、羊、猴、蛇、蜘蛛、蜈蚣、雞、龍、象、獅等,而晚明時期的一位文人,在《西游記》成書后不久,之所以會以李卓吾的名義點評全書,這也是因為,書中的思想傾向或描寫和李卓吾提出的“童心說”相符。何謂童心說,所謂童心,實際上就是赤子之心,“一念之本心”,實際上只是表達個體的真實感受與真實愿望的“私心”,是真心與真人得以成立的依據。李卓吾認為,大凡文學作品,都必須得真實坦率的表露作者真實的人生感情和真實的人生欲望,而吳承恩的《西游記》正是這樣一部作品,它把各種動物寫成妖魔,并賦予這些妖魔們以人性,通過描寫唐僧師徒取經的過程,即一路上降服妖魔的過程,表達了吳承恩的美好愿望,說明了人應該和自然和諧相處、人力勝天這樣的道理。
    在現代社會,有這么一種說法,認為《西游記》沒有多大的價值和意義,它最多也只是荒誕筆墨、宣揚神仙佛道,連帶著明代的其他三大奇書,早已經過時了,壓根兒就是不值得一看,這樣的說法和胡適先生對古典文學名著的看法,那是何其相似!不過,暫且拋開《西游記》里面談佛說道的內容不談,它本身所體現出來的某種認識或價值觀念,如堅忍不拔、敢于同各種黑暗勢力作斗爭,這個放在今天來看,不是還起到積極的作用么?應該承認,《西游記》這部名著確實有它的局限性,但這又和它所寫的取經故事有關系,如書中多處說世上存在因果報應,還有一些關于佛道教義的說教和詮釋,這些都是客觀存在的,鬼神幽靈、圣人以神道設教,包括書里面所宣揚的佛道思想,涉及到了宗教迷信的問題。在我看來,那些書中的神佛,是作者用他那豐富的想象力,并聯系自己所熟悉或了解的知識所刻畫的,他們都有人性,全然沒有那么高深的讓人只能磕頭、頂禮,如果再連同書中的那些所謂的說教,大致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這個一方面是說明此書沒有洗脫盡話本小說的風格和味道,另一方面則是在客觀上,起到了勸人為善的作用。
End全文結束
分享到:

已有0條評論

最新頭條
政協江蘇省淮安市淮安區委員會著作權所有 最佳瀏覽:IE8、1680x1050或以上 蘇ICP備13030079號-2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 | 安全政策
聯絡地址:江蘇省淮安市翔宇南道1099號7層 電話:+86-0517-85913685 郵箱:wshuaian@126.com 技術:淮安市淮安區政協文史資料研究中心
文史淮安網主辦單位
影音先锋色|国产人妖一区二区动漫黄片|国产高清在线精品一区app|亚洲性爱在线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