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名城索引 > 黨史研究 > 清夜追懷,常為血涕——葉挺關懷烈士后代的一封信

清夜追懷,常為血涕——葉挺關懷烈士后代的一封信

2015/7/15 10:38:58    作者:秦九鳳    閱讀:7466    評論:0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筆者在江蘇淮安周恩來紀念館工作期間,曾征集到許多有關周恩來的文物資料。1992年,我接待了一位既和周恩來有關又與葉挺有關的人物——曹云屏。當年他任中共廣州市委秘書長,是大革命時期著名的共產黨員烈士曹淵的兒子。他手頭不僅持有周恩來寫給他的三封親筆信,還持有葉挺親筆寫給他的一封信。今年是抗日戰爭和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我想把曹云屏同志提供給我的這封葉挺將軍的親筆信公示于社會,作為對葉挺和曹淵等烈士的紀念。
  葉挺將軍的這封親筆信寫于1938年2月23日,用剛剛組建不久的新四軍的“陸軍新編第四軍司令部用箋”紙整整寫了兩頁,由江西南昌寄到安徽壽縣農村曹云屏家中。全文如下(標點為筆者添加)。

 
  云屏賢侄:
  爾來信已收到,不勝歡慰。爾先父是模范的革命軍人,且是我的最好的同志,不幸殉職于武昌圍攻之役。清夜追懷,常為血涕。十年來我亦流亡異地,每思查考其后裔而未獲。今幸讀爾來信,恍如見我故友也。爾須我助爾讀書費用,我當然應盡力幫助。請爾即將爾讀書計劃并每年需款多少及匯款確實地址告知,我自當照辦。敝軍通信地址是:南昌書院街明德村四號新四軍通訊處。希望即刻得著爾的復信,耑此并侯近安!
                                        
                                         葉挺敬啟
                                      二月二十三日

 
  七十多年后的今天,讀到此信,人們仍有萬千感慨。其“清夜追懷,常為血涕”使葉挺將軍追思已故戰友,懷念逝去英烈的內心情感躍然紙上。而“十年來我亦流亡異地”則是指南昌起義失敗后,葉挺遭到國民黨反動派的通緝,也受到中國共產黨的處分而被迫亡命異鄉。即便如此,他還“每思查考其后裔而未獲”,為找不到曹淵后代而痛苦。曹云屏的先父就是北伐戰爭中犧牲的曹淵烈士。曹淵,譜名曹群寬,字淵,號溥泉,安徽壽縣瓦埠南務農村曹家崗人。1924年考入廣州黃埔軍校,為該校第一期步科第三隊學員。他在軍校加入中國共產黨,在周恩來等領導下工作,參加過兩次東征,曾任第一軍教導團學兵連黨代表,還是周恩來領導組織的黃埔軍校革命組織“青年軍人聯合會”的骨干成員。
  二次東征勝利后,周恩來被蔣介石委任為東江各屬行政委員(相當于今地區一級行政專員),駐節汕頭。周恩來還特意將曹淵留在身邊,做安全保衛方面的工作。
  1926年,國民革命軍誓師北伐,周恩來領著曹淵從汕頭趕往廣州。在廣州司后街葉家祠堂葉挺家中召開獨立團所屬連以上干部會議,聽取周恩來的動員報告。
  獨立團是由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一支隊伍,其排以上干部都為共產黨員擔任。在周恩來的推薦下,由曹淵任獨立團第一營營長,原營長周士第改任獨立團參謀長。周恩來在動員報告中要求大家依靠群眾,團結友軍,勇敢作戰,并熱情洋溢地用“飲馬長江”、“武漢見面”來鼓勵大家。
  葉挺獨立團作為北伐軍的開路先鋒,由廣東往北,一路勢如破竹。他們攻賀勝(橋)、克汀泗(橋),強渡汩羅江,一直打到武昌城下。曹淵的一營軍功赫赫,受到四軍的通令嘉獎。團長葉挺撰文贊嘆說:“第一營在強渡汩羅江時與敵謝文炳千余人相對抗,將敵擊潰。官兵英勇精神為友軍所贊!眻F參謀長周士第也稱贊一營:“此次戰役,營長曹淵能吃苦耐勞,英勇頑強,表現十分出色!”打那以后,曹淵的名字便一直在“鐵軍”內傳揚,更為他的直接領導人周恩來和葉挺等人的賞識和特別的看重。1926年9月,北伐的各路大軍合圍攻打武昌,葉挺的獨立團受命擔任賓陽門至通湘門之間的攻城任務,因敵眾我寡,久攻不下。葉挺即命令以第一營組織攻城奮勇隊,曹淵為奮勇隊隊長。作為營長、隊長,曹淵本可以斷后指揮,但曹淵視死如歸。攻城前,他專門召集連排長會議,表示決心說:“我是營長,我先扒城,你們跟著上來!辈軠Y身先士卒,不顧敵人猛烈炮火,奮勇登城,他和三個連長、五個排長在短短的幾個小時內全部壯烈犧牲。曹淵在9月5日深夜,當一營所剩官兵不足一個班的建制時,他還在彈雨紛飛的城下提筆向葉挺緊急報告:


  團長,天已佛曉,登城無望,職營傷亡將盡,現僅有十余人。但革命軍人有進無退。如何處理,請指示。
  
                                               曹淵


  就在他寫到自已名字的最后一筆時,不幸被城墻上射下來的一顆罪惡的子彈打中頭部,倒在了血泊之中,時年僅25歲。
  得悉曹淵犧牲的消息后,周恩來特別難過,葉挺更是失聲痛哭。經葉挺他們組織力量,連夜搶回曹淵遺體,后來與當天攻城犧牲的191名官兵一起安葬于洪山公墓。墓前碑上橫額為“浩氣長存”,豎額為“精神不死”等。
  1937年,日本發動全面侵華戰爭。曹淵的兒子曹云屏已長到十四歲,在父親革命精神影響下,萌動起救國熱心。家里人得悉周恩來來到武漢,葉挺也已奉命回國組建抗日的新四軍,就請人以曹云屏的名義給葉挺和周恩來各寫了一封求助信。葉挺收到曹云屏的信后,于組建新四軍的百忙之中回了這封信。
  曹家在收到葉挺和周恩來的信后,即根據地方黨組織的安排,將曹云屏和他的堂兄曹云青一道送去延安。在去延安途中,曹家兄弟又特意繞道南昌,期望能見到葉挺。待他們按信上地址找到新四軍在南昌的通訊處時,葉挺已趕赴皖南前線。辦事處的同志打算安排他們隨軍車去皖南。其時,曹云屏兄弟赴延安的心情很迫切,就給葉挺留下一封信趕往湖北武漢了。
  葉挺看到曹云屏留下的信后,心情久久難以平靜,猶如見到已故戰友曹淵那樣。他對烈士的兒子曹云屏還是放心不下,于是利用副軍長項英將去延安開會的機會——項英除了公開職務為新四軍副軍長外,還任中共中央東南局書記——托項英給曹云屏帶去30塊銀元,作為他對烈士遺孤的一點資助。后來,他又多次通過軍部報務室向延安發報,查詢曹云屏他們的生活和學習情況。與此同時,葉挺還利用新四軍軍部設在皖南的機會,親自前往壽縣曹家崗。
  那是1939年夏季的一天,葉挺和新四軍參謀長兼第三支隊司令員張云逸到皖中為組建新四軍江北指揮部奔忙。葉挺抽閑帶一個騎兵班長途跋涉200多里路前往壽縣。他和張云逸一行到長豐縣的吳山廟時,下馬問路,當地農民魏立臣出于對葉挺將軍的敬重和對曹家一門英烈的敬佩,主動為其帶路100余華里,讓葉挺到曹家拜見了曹云屏的祖父、祖母以及曹淵烈士的遺孀,也就是曹云屏同志的母親,和他們全家人合影。
  葉挺將軍的這次關懷已故戰友親屬的舉措又深深地激勵了當地青年們的愛國熱情,紛紛報名參加新四軍和當地抗日游擊隊。那位長豐的帶路農民魏立臣和曹家崗的幾位青年人,都當場跟著葉挺參了軍,成了抗擊日本侵略者的一名堅強戰士。
  需要贅述幾句的是,曹云屏同志在收到葉挺將軍的這封信時才十四歲,為怕丟失,就交由和他一起赴延安的哥哥(16歲,兩人系緊堂兄弟)曹云青保存。曹云青收下這封珍貴的信件后不久即隨八路軍東渡黃河,再轉進渤海、黃海沿岸地區,繼之又轉戰到東北戰場,隨著四野的鐵流入關,一直打到祖國的南海之濱;“文革”十年中,曹云青遭到誣陷,慘遭迫害。曹云青歷經萬水千山和無數磨難,直到打倒“四人幫”之后,這封經保存人無數次汗水和淚水侵濕的信才最后回到主人曹云屏手中。如今曹云青已去世,曹云屏尚健在,已逾九旬之年,在廣州安度晚年。

End全文結束
分享到:

已有0條評論

最新頭條
政協江蘇省淮安市淮安區委員會著作權所有 最佳瀏覽:IE8、1680x1050或以上 蘇ICP備13030079號-2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 | 安全政策
聯絡地址:江蘇省淮安市翔宇南道1099號7層 電話:+86-0517-85913685 郵箱:wshuaian@126.com 技術:淮安市淮安區政協文史資料研究中心
文史淮安網主辦單位
影音先锋色|国产人妖一区二区动漫黄片|国产高清在线精品一区app|亚洲性爱在线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