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周恩來與鄧穎超研究 > 周恩來的淮安茶馓情結

周恩來的淮安茶馓情結

2015/7/16 9:27:46    作者:政協文史辦    閱讀:5885    評論:0

    淮安的茶馓很有名,民國初年就曾獲得過南洋勸業會的金獎,1930年又獲得巴拿馬國際博覽會的銀獎。由于制作茶馓的岳家就住在淮安城市中心的鼓樓(今名鎮淮樓)西側,所以岳家生產的茶馓就叫“鼓樓茶馓”。
    周恩來的家距鼓樓只有約300米,加之他家又是一戶官宦人家,所以茶馓便經常出現在他家早茶晚點的餐桌上。
    早在新中國成立之初,當時當縣民政科長的王汝祥在向周恩來的嬸娘楊氏送救濟糧、款時就曾打聽當年周總理小時在家喜歡什么東西,楊氏告訴王汝祥,恩來最喜歡吃鼓樓岳家做的茶馓。因此,當1958年,縣委決定派已擔任副縣長的王汝祥赴京向周總理匯報淮安工作并尋求支持時,首先就想到了要給總理帶一點家鄉土特產,而他一下想到的就是淮安鼓樓茶馓。但那次帶去的很少,只有四五斤。因為那時還沒有塑料袋等包裝。茶馓比較難保管,而王汝祥是夏天去的,做出來的茶馓放了四五天后味口就逐漸變差了;再就是攜帶不方便,路上很容易被擠、碰、壓碎了。一碎不僅口感差,而且視覺形象也難看。為此,縣委特意讓白鐵社的人給敲了一只白鐵皮的盒子,才避免把茶馓碰碎。
    周恩來在收到王汝祥帶去的茶馓后很高興。特別是離家快半個世紀又品嘗到他家鄉的名牌茶點,勾起了他的無盡鄉思。所以,王汝祥臨回淮安時,周恩來讓身邊工作人員從他的工資里拿出一百元錢,還回贈了一些其他禮品,全部交給王汝祥。如果從價值上來說,他回贈的錢物已超過了淮安送給他的茶馓價值十多倍了。
    1960年3月,時任中共淮城人民公社第一書記和縣委書記處書記的劉秉衡赴京時也是帶了一點茶馓的,同時還帶了一些淮安花邊廠工人刺繡的被套和枕套等小禮品。周恩來收到后,還對他的機要秘書孫岳說:“這次他們帶的淮安茶馓很好,只是多了些(大約8斤),少帶一點就好了!闭f完周恩來目視著孫岳又說,“我們也找點東西還給他們!苯Y果,孫岳讓外交部禮賓司擬了一份禮單,并先讓鄧穎超過目,鄧穎超過目時加了禮品產地,然后再備禮。這批回贈的禮品中有當時巴基斯坦伊斯蘭共和國總統阿尤布•汗送給周恩來的一箱酒和芒果等。就在周恩來夸贊茶馓時,他還對劉秉衡說:“老劉,請你回去幫我們外交部總務司請一到兩名既會做淮揚菜,又會制作茶馓的廚師。這時,孫岳插話說:“如果來兩個人,是不是可以放一個在西花廳?那樣用起來就方便了!敝芏鱽碚f:“不必了?梢苑湃嗣翊髸煤歪烎~臺國賓館,我們如果想吃茶馓,可以請他們幫我們代做,也很方便!
    當那年3月24日中午,周恩來在西花廳設家宴招待劉秉衡一行時,還特意將劉秉衡他們剛帶去的茶馓裝盤上桌。那天周恩來因去天津參加中央工作會議,未能在家陪客。臨走前委托鄧穎超代表他陪來自他家鄉淮安的“父母官”,還請了中共中央辦公廳副主任兼總理辦公室主任的童小鵬入席作陪。
    在鄧穎超和童小鵬他們夸贊淮安茶馓酥脆香純,入口即化時。劉秉衡就告訴他們,淮安制作茶馓的岳家一直比較保守:為了家傳的這一能掙錢的絕技不被社會上學去,多少代以來,都是將制作茶馓的特殊技術只傳媳婦,不傳女兒。就在童小鵬聽得很愕然時,鄧穎超卻眼睛一亮地說:“那我到他們家學肯定會把技術傳給我!薄盀槭裁础蓖※i一下沒反映過來,睜著雙眼問!拔沂撬麄兓窗蚕眿D呀!”
    鄧穎超的這句幽默調侃引得在場的人一片笑聲。
    1962年,中央召開七千人大會時,中共淮安縣委第一書記邵風翥、副書記王純高兩人赴京與會。行前他們考慮到前兩次王汝祥、劉秉衡赴京時,都帶了茶馓,總理都很喜歡,還從淮安要了做茶馓的師傅。這次縣委去兩個人,該多帶一點茶馓。因為茶馓不值錢,不屬貴重禮品。于是,縣委把這個任務交給了縣公安局局長韓伏生。
    筆者前兩天走訪已95歲高齡的韓老。他告訴我說:“當時縣委讓總務科將錢和糧票、油票交給我以后。我就帶著做馓子的師傅去打油、買干面,并在縣委院子內的核桃樹下砌了臨時鍋灶。做茶馓時,我也一直坐在旁邊監督,防止出意外。
    據95歲高齡的王純高(現健在)老人對筆者說:“那次一共帶了60斤茶馓上北京,從上坂街白鐵社敲制了兩只白鐵皮桶,每桶裝30斤。上下火車時,我一手提一桶,拎得渾身是汗?墒,當到了北京和西花廳電話一聯系,總理的秘書卻說總理不同意收你們帶來的茶馓了!
    王老回憶說,我和邵書記一商量,既然帶來了,總不能再帶回去,就托大會秘書處代轉過去。誰知兩天后那兩桶茶馓又被原封不動地退了回來?偫磉讓退馓子的秘書帶來一份中共中央不準請客送禮的文件。周恩來在這份文件上親筆用鉛筆寫道:“請江蘇省委、淮陰地委、淮安縣委負責同志認真閱讀一下,堅決照中央文件精神辦!”
    王老在和我交談時分析說,他們那次送茶馓總理不收的原因可能是如下幾個方面。
    一、數量太多。劉秉衡同志帶去八斤馓子總理都說多了,我們帶了60斤,總理認為送多了。
    二、用白鐵皮做桶。為了怕把茶馓壓碎了,我們讓白鐵社訂做了兩只白鐵皮桶子,總理認為是浪費,因為鋼鐵是當時市場上的緊俏物資。
    三、方法不對?偫硪呀浘苁樟,我們又托大會秘書處轉,總理怎么能違背中央規定,公開收受禮品呢?
    四、與中央文件抵觸。就在他們赴京開會前不久,中央下發了不準請客送禮的文件,周恩來一直是帶頭遵紀守法的人,他不可能違背中央文件精神。
    筆者還曾詢問那60斤馓子的下落。王老笑著告訴我。他們把上述情況向當時任中共淮陰地委第一書記的孫振華回報后,孫書記請省委、全省地委領導人和我們淮陰地區十一個縣、市的與會人員一起到我們淮陰代表團住地,一邊喝開水一邊就把那幾十斤馓子全吃光了。
    周恩來熱愛家鄉,更愛家鄉的茶馓。在淮安縣委三次向他送茶馓的過程中,無論他是收是退,都表現了偉人的高風亮節,體現出來的是他的故鄉情,茶馓情。
End全文結束
分享到:

已有0條評論

最新頭條
政協江蘇省淮安市淮安區委員會著作權所有 最佳瀏覽:IE8、1680x1050或以上 蘇ICP備13030079號-2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 | 安全政策
聯絡地址:江蘇省淮安市翔宇南道1099號7層 電話:+86-0517-85913685 郵箱:wshuaian@126.com 技術:淮安市淮安區政協文史資料研究中心
文史淮安網主辦單位
影音先锋色|国产人妖一区二区动漫黄片|国产高清在线精品一区app|亚洲性爱在线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