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認識淮安 > 辛亥革命 > 孫中山挽周阮聯

孫中山挽周阮聯

2016/3/7 9:42:43    作者:郭壽齡    閱讀:9497    評論:0

 

    在編輯《紀念集》過程中,一個偶然機會,我們發現了刊載于1987年3期《淮陰志林》的曉岑同志文章:《孫中山挽淮安周阮二烈士聯》(以下稱“曉文”),簡直大喜過望。聯云:

 
喋血于孔子廟中,吾道將衰,周公不夢;
陰靈繞淮安城上,窮途痛哭,阮籍奚歸?

 
    誠如文章分析,“這副挽聯,用詞典雅,用典貼切,感情極其誠摯的哀痛,表現了一個偉大資產階級民主革命家與普通革命烈士的非常情誼!
    后來,我們又在《歷代詠淮詩選》下冊(政協淮陰市委員會編)中發現了此聯(僅個別字有區別)。該書編者注:此聯選自漣水張瑞卿老先生手抄本,為清末舉人李佑元所撰。查《續纂山陽縣志•選舉》:“李佑元,淮安人,庚子辛丑(1900、1901)并科舉人,曾任河池(今廣西河池縣)知州”。至于李的生卒年月,后代情況,多方走訪,均無人知曉。
    研讀“曉文”,我們又發現作者在解釋此聯時,提到的當時情況與史實嚴重不符。為此,我們拜訪了曉岑同志。曉岑同志云,此聯是他“六十年代淮陰秦選之師曾親口告之”,在他的筆記本上有記錄。說秦曾與周實在兩江師范是同學。
    我們分析,周、阮領導淮安光復,當時影響較大,特別是“周阮慘案”的審理曾轟動全國。此案是民國初年一起非常典型復雜的案件,筆者曾有專文敘述(與杭金榮同志合作,題《“周阮慘案”在滬審理始末》,載《聯合時報》1991•11•8•)。柳亞子為此案平反昭雪奔走呼號,竭盡全力。孫中山為之先后作過四次批示,有案可稽。1912年元旦,孫中山在南京就任臨時大總統,柳亞子應南社社友雷昭性之薦,曾任總統府秘書。柳在南京任職時間很短,此時正是周阮案件在上海審理的關鍵時刻,兩種勢力的斗爭異常激烈,柳有詩云:“我來不灑新亭淚,只哭淮南周實丹!保ā短胰~渡題壁》)1912年2月11日《克復學報》社、南社、淮安學團在上海西門外江蘇教育總會聯合召開了“山陽殉義周實丹、阮夢桃兩烈士追悼會”,柳在會上宣讀了祭文。孫中山極為關注“周阮慘案”的審理,這是事實。他本人或者要其秘書為周阮撰挽聯,不是沒有可能的。
    同時,我們在南京請教了南社研究的有關專家,他們亦認為,這副挽聯對宣傳“周阮”很有意義,當“寧信其有,勿信其無”。
    然而,令我們不解的是,《無盡庵遺集》卷末編有《挽聯》,收錄了陳其美(號英士,時任上海都督)、柳亞子、高旭、蔡冶民等當時眾多名流的挽聯。周人菊編纂烈士遺集時為何不收此聯呢?
    另外,曉文開頭即說:“民國初年,淮安城開周實、阮式二烈士追悼會,會場正面高懸孫文具名的一副挽聯……(即孫中山挽周阮聯)”據我們掌握的史料,為周阮開追悼會,在民國初年有兩次:一次在上海,上面已介紹了,一次在淮安車橋澗東學校(即車橋小學),時間是1912年5月1日。其時,在淮安城內是否曾為周阮開過追悼會,沒有見過這方面資料。1912年1-3月,“周阮慘案”的當事人,兩種勢力的代表人物云集上海,追隨周阮光復淮安的中堅分子:周人菊、郭震卿、張冰、劉去非、楊楚材、周阮親屬以及顧振黃為首的淮安學團五十余人均在滬為此案奔走。案件尚未審結(1912年2月11日開的追悼會,主要是制造聲勢,加大輿論支持),此時在淮安城里開追悼周、阮大會怕是不可能的。
    再則,在我們所見的諸多當事人的回憶文章中,均未見曉文所述的情況。筆者認為:曉文所述之事純屬以訛傳訛。 

    注:本文寫于1992年,發表于《淮安文史》第十輯,F在看來孫中山挽周阮聯不夠確實,作為文史工作者寫文章首先應尊重史實,不能為宣傳需要而移花接木。

End全文結束
分享到:

已有0條評論

最新頭條
政協江蘇省淮安市淮安區委員會著作權所有 最佳瀏覽:IE8、1680x1050或以上 蘇ICP備13030079號-2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 | 安全政策
聯絡地址:江蘇省淮安市翔宇南道1099號7層 電話:+86-0517-85913685 郵箱:wshuaian@126.com 技術:淮安市淮安區政協文史資料研究中心
文史淮安網主辦單位
影音先锋色|国产人妖一区二区动漫黄片|国产高清在线精品一区app|亚洲性爱在线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