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淮史百科 > 宗教祠堂 > 篆香樓的詩僧

篆香樓的詩僧

2016/7/11 13:40:29    作者:劉懷玉    閱讀:9182    評論:0

    會做詩的和尚,人稱詩僧,淮安歷史上不乏其人。明代有僧名如安,字心怡,幼穎異,涉獵儒書,兼工鍾、王書法,善吟詠。弱冠,棄儒業,祝發大悲庵,師從古燈和尚,參禪理,究內典。已而遠游四方,禮名山,住少室,30年后方還淮;窗仓墼軐⑺瓉泶蟊指麨橥ㄔ此,就在篆香樓附近。還有一個和尚叫傳悟,號雪莊,就是鹽河北本地人。幼事南安老人,詩畫與童求、柴村齊名。聞黃山之勝,因往游焉,遍歷前后海。雪大作天僵臥土神祠中,雪厚十余尺,居然凍不死他。他剝木皮搭草棚居住,遠近人都認為是異事,稱他為“皮棚和尚”。其實詩僧就是士大夫的變種和和尚的異化。佛門要用儒家的書、詩、畫迎合社會世俗,從而化導眾生,以擴大佛教的影響。他們“除卻袈裟在,其余便是士”,可能還有類似世俗的目的,充當知客,如吸引香客、施主,擴大寺廟的影響。這樣,他們便不知不覺地走向“入世”,與官府、士大夫進行唱和,廝混在一起。
    篆香樓的和尚也是如此,他們適應環境需要,學起詩來,成為所謂詩僧,如宏度、月如等,常與墨客騷人唱和。月如能詩善畫,好游名山,足跡半天下。道光中,麟慶在淮安做河道總督時,對他亟為稱賞,經常與之唱和。宏度字淵如,少時學詩于淮關文津書院山長程禹山,著有《曇香精舍詩草》4卷、《曇香精舍遺稿》1卷。冒廣生于湛真寺中尋得其書版,因為有殘缺,又覓得原印本補刻足之,為之作《補刻曇香精舍詩序》以行。并將詩集的版片置于篆香樓之小樓,顏之曰“詩歸閣”,并作《詩歸閣記》。
    篆香樓樓壁有石刻,有“碧城十二”四字。同時有許多題詩, 記載著詩僧與士大夫們唱和的業績。程禹山曾邀同人集篆香樓賞玉蘭,見到前次游觀題詩猶在壁間,又作新詞云:“招提群集清狂侶。共豪情,隨處嬉游,卻忘羈旅。主客東南,移船載酒,幕府揮譚麈。任坐對名花馥馥,幽香滿樹!泵鎸Α懊ヰ,幽香滿樹”,詩人真有點輕狂。
    釋淵如有一首云:“座上皆名彥,詼諧共灑然。卻憐寒蝶影,都化醉僧禪。松子滿階綠,鐘聲千樹圓。他年圖畫里,風雨認飛泉!弊系摹懊麖庇斡^篆香樓,主要的不是為了一張嘴,更多的是為尋幽訪勝,到世外桃源來與僧人說詩談禪。程鳴鳳《春日游篆香樓》是一個代表。詩云:“梵宮深處綠陰濃,僧話何須竹外逢;ㄐ泡^遲誰擊鼓,塵心頓洗為聞鐘。浮生難得閑中趣,歸路欣逢物外蹤。無限詩情搜不盡,夕陽遙指缽山峰!痹娙嗽诖禾斓囊粋下午,來到了綠樹成蔭的篆香樓,和寺內的和尚閑話,自己忽然感覺有點像王維、趙嘏的樣子。(王、趙均有訪僧寺詩,詩中均有“竹外”語)這時玉蘭花大概還未盛開。古人認為花開的信息為花信,需擊鼓而催,詩人嫌花信遲到,流露出急于賞玉蘭花的心情。這些浮躁的塵心,到了寺內頓為沉寂,因為詩人在這里聽到梵唄之音和悠揚的鐘聲,不自覺地進入了一個新的境界。詩人浮生偷得半日閑,作了一次世外之游;厥滓煌,夕陽西墜,正照在缽池山之峰。詩作者程鳳鳴,字友篁,號梧軒,嘉慶間監生。該詩流暢不粘滯,雖未言及詩僧,然篆香樓當年的禪文化意境仍為描得,尚稱佳作。
    以上所引知識分子與和尚“詼諧共灑然”的唱和,足證當年篆香樓的和尚全非庸碌之輩,篆香樓絕對是一個很有文化品味的地方。
End全文結束
分享到:

已有0條評論

最新頭條
政協江蘇省淮安市淮安區委員會著作權所有 最佳瀏覽:IE8、1680x1050或以上 蘇ICP備13030079號-2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 | 安全政策
聯絡地址:江蘇省淮安市翔宇南道1099號7層 電話:+86-0517-85913685 郵箱:wshuaian@126.com 技術:淮安市淮安區政協文史資料研究中心
文史淮安網主辦單位
影音先锋色|国产人妖一区二区动漫黄片|国产高清在线精品一区app|亚洲性爱在线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