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陳鑒遠院士的故鄉情

陳鑒遠院士的故鄉情

2018/7/26 15:30:29    作者:郝宇銘    閱讀:5668    評論:0

    院士陳鑒遠
    陳鑒遠(1916-1995),化學工程專家。1916年6月15日生于江蘇淮安。1940年畢業于中央大學化工系。1948年獲美國依阿華大學碩士學位,1950年獲美國敘拉古大學博士學位。1993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1995年5月26日逝世。曾任化學工業部教授級高級工程師、技術委員會副主任,化學工業部第六設計院院長,北京化工學院院長等職。20世紀50年代初期,主持設計建成國家急需的磷肥工廠,為我國磷肥工業開拓者之一。自1958年起,主持并參與了國防化工新材料的技術開發和工程設計,創立了一套科學有效的化工技術開發程序。先后成功開發了水電解交換法、雙溫交換法等四種生產重水的工業技術設計,建成多套重水、液氫、偏二甲肼、混合甲胺、超氧化物等生產裝置。其重水技術接近國際先進水平,偏二甲肼技術領先美國10年。是我國化工新材料事業的開拓者之一,為滿足我國“兩彈”、火箭和其他國防化工產品的需要作出了重大貢獻。曾獲全國科學大會“重大貢獻先進工作者”、“國防軍工協作配套先進工作者”稱號、“國家設計大師”稱號、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等。

 

回鄉探親的陳鑒遠院士在淮安賓館留影


    東方才露出魚肚白,大地呈現出一片黎明前的寧靜,淮安賓館(在今淮安區)的院子里就出現一位老人的身影,他就是從省淮安中學走出去的中國科學院院士陳鑒遠先生。左邊是一排新式洋樓的身影,后面是一座古典式的樓房,天幕上勾勒出飛檐翹角的寫意畫。老人家實在睡不著啊,太激動了,闊別故鄉五十年了,五十年來,可以說天天都在思念著故鄉。晨曦中,老人家好像在掰著指頭,十三歲,從老家淮安縣曹甸鎮來到當時的江蘇省立淮安中學讀初中,一切都那么新鮮。雖然八十里地,但那時交通很為不便,很少回老家。好在是在縣境以內,老家常有人來看他,生活上學會照料自己,他總是一心鉆在書堆里。三年后,去省揚中讀高中了,回曹甸去一趟,這就離開淮安了,那應該是1936年,而站在淮安賓館里的這一天是1986 年11月15日。就這樣一去就是五十年啦!終于回來了,游子思故鄉!
    此刻,眼前是一座小花園,小橋流水,假山花草,都漸漸清晰了,對昨天的安排,實現故鄉行第一步計劃——母校行,算是給自己一份寬慰。今天還要回老家曹甸去看看親人。
    五十載 母校情深
    昨天第一站就看看他闊別五十多年的省淮中老校區,這時叫淮安師范學校。
    新樓聳立,老景依舊,不由感慨萬千,大門樓基本還是那個模樣,學校門口西長街的道路比原來寬出兩三倍,不像原來那么擁擠,如今讓人心胸開闊。校園里建了許多新樓,規模更大了,東面操場又更大了,東南角的老城墻遺跡還依稀可見,讓人倍感親切。只是當年的那鋸齒狀的女兒墻被蓊郁的水杉林所代替。
    坐落在校園中部的兩層老辦公樓又勾起了回憶,陳老感慨地說,這座樓,還在,當年就是我們老師的辦公室。不容易,聽說后來,這里就是中共中央華中分局駐地,如今該是文物了,F在這座樓已是“江蘇省文物保護單位”了。
    當晚留宿淮安賓館,全不讓學校和縣政府知曉。就在這個早晨,陳老還曾于賓館留影紀念,至今我的案頭還保存著這張陳鑒遠留影家鄉的寶貴的照片。真想不到,如今這張照片也就成為文物了。
    古曹甸 故里情牽
    次日趕往故鄉老淮安縣曹甸鎮,小汽車一直開到我工作單位寶應縣曹甸中學,那時電話不方便,回老家時間又短,他老人家也不喜歡張揚,并沒有事先聯系,家鄉親友無比驚喜。鑒遠先生是我表兄,他兄弟四人,都是大學生,早年參加革命。一個大妹,今年94歲,尚健在,住上海。鑒遠的弟弟,我的二表兄陳銘遠和三表兄陳鍾遠都是西南聯大地下黨,二表兄銘遠剛解放時是上海市紅十字會秘書長,最后是上海市重工業局局長,三表兄鍾遠是國家商業部專家,最小的表兄鎮遠是上?哲娔巢哭D業干部。
    他陳家早就沒有人在家鄉了,常想回來看看,就是思念故鄉,再就是看望他的大姑母(即我的母親,時年84歲)和他的小姑母(我的姨母)。陳老此刻已是古稀之年了,共進了午餐,往事如煙,一言難盡,唏噓不已,留下了一張別后五十年的合影。家鄉屢經戰火,古鎮舊貌早已面目全非,看看他家老宅位置。盡管他此前已盡力幫助故鄉辦起了小化工廠,但陳老不許聲張,杯水不擾,過午悄然而去。趕過長江,當年每臨夜晚,過江輪渡就停航,明早在鎮江還要參加鑒定會。其實老人家經常來寧滬杭一帶出差、開會,每次就是沒有時間回家鄉看看,這一次好不容易擠出一點時間回家鄉一趟。表兄父輩姐妹六人,就剩這兩個姑母,依依惜別,臨行互道珍重,表兄說了幾次,下次我還來看望老前輩,還要把孩子帶回來看看老家鄉。這就是一天中,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回到闊別五十年后的一次故鄉行。誰也不曾想到,這竟成為他一生中最后一次的故鄉行。
    小轎車遠去的身影消失在地平線上,此刻,淚眼模糊,滄桑往事,涌在眼前。
    我清楚記得,1950年時,在家鄉曹甸鎮人民醫院中,老中醫先生、我的大舅父即鑒遠表兄的父親指著人民日報上“光榮歸國”的十二名留美學生名單上的“陳鑒遠”三個字笑著說:你大哥終于回來了!1984年,我去北京見表兄時,表兄告訴我艱難歸國的這段風險經歷。
    鑒遠表兄在美國獲得化學和哲學博士兩頂桂冠,戴著四方角博士帽的照片總給我們深刻印象。新中國的成立,留學生們格外歡欣鼓舞,紛紛要求立即返鄉,報效祖國。新中國成立后,北京政府亦曾多次向美政府要求讓中國留學生回國,周總理多次通過外交途徑提出這一要求,美答曰,他們留學生不愿意回中國大陸。美國政府兩頭欺騙。
    1950年,表兄和其他留美同學得知周總理在日內瓦參加國際和平大會,通過巴黎同學將十二名留美同學的聯名信輾轉送到周總理手中,周總理以此向美國政府要留學生回國,大義凜然,據理力爭,美國政府代表被駁得啞口無言,才勉強同意發給回國護照。然而,在臨行前的那天晚上,有同學緊急告知,美國政府又反悔了,明早將在輪船碼頭以“復查”名義刁難而“暫時”收回護照,扣留他們,不讓回國。在同學緊急幫助下,十二個人連夜搭乘法國商船,轉道巴黎、香港,于1950年10月回到北京。
    表兄還激動地告訴我,回國后不久,周總理還曾親切接見這十二名歸國留學生,代表政府表示歡迎,并加勉勵。在一一握手的交談中,突然,周總理驚問鑒遠:“聽口音,你是江蘇人嗎?”“是的,總理,我是江蘇淮安人!笨偫頍崆榈鼐o緊握手:“哎呀!我們還是老鄉啦!”鑒遠深情地說:“我知道,我在淮安讀中學時,還到駙馬巷您的故居看過,還記得大門對面有一面照壁墻!惫瓋呻p大手握得更緊了。這才是老鄉見老鄉,激動喜洋洋啦。
    那晚,我在北京和平里化工部宿舍表兄家中,談了很久,鑒遠表兄談到與敬愛的周恩來總理的這段老鄉情結,仍然激動不已。表兄一生不近煙酒,特又給我斟上一杯,邊吃邊聊。說了在外雖思鄉心切,仍刻苦攻讀。說起有五十年沒回故鄉了,慨嘆不止。他談及他的父親(我的舅父)1964年去世時,喪葬事宜全委托我的父親料理,鑒遠兄妹五人忙于工作未能回家時,不禁黯然神傷,流下老淚。我勸慰道:也是嘛!自古忠孝難以兩全!
    在美國,日夜思念的是要回中國,將學之所得報效祖國;在北京,日夜思念的就是想;丶亦l看看。

 


    愛總理 老鄉情摯
    1994年6月1日召開全國科學大會。前一天晚上,表兄在京西賓館25層樓上,會見他幫助建設的我們家鄉曹甸晨光化工廠的一行四人,神采奕奕,從家鄉的建設談到生產,從一度電一噸水談到群眾生活,總是要我們注重環保。老人家又熱誠地幫助家鄉晨光化工廠解決了幾項技術難題,我們感激不盡。鑒遠表兄曾幾次問及淮安的周總理紀念館,幾次說及下次回家鄉一定要去參觀周總理紀念館,但總未成行,成終生遺憾。那天提到合影留念,但攝影機不方便,大哥還說下次再拍照吧,當時送我幾張在美國、日本等國講學、開會的照片。這竟成了寶貴的紀念品。誰能知道,1994年的匆別竟成了最后的訣別!
    1995年5月26日,79歲的陳鑒遠,正參加全國科學大會,終因積勞成疾,住在京西賓館突發腦溢血不幸逝世。正如化工部追悼會上的“悼詞”中所說“陳鑒遠同志的不幸逝世,是化學工業戰線的一個重大損失!
    俗語說,倦鳥戀舊巢,游子思故鄉。是的,陳鑒遠少年時,他到淮安中學讀書,填表是“江蘇淮安”人;1984年冬天,我在北京和平里他家時,告訴他,我們老家曹甸鎮歸屬寶應縣了,他說,不改了,就是淮安人吧;1993年人民日報上刊登中國科學院“院士介紹”,第一批中就有“陳鑒遠”三個字,而且“籍貫”仍是“江蘇淮安”;一直到1995年,追悼會上“悼詞”中說的還是“江蘇淮安”人。
    時至今日,陳鑒遠離我們而去已經整整18年了。我們永遠不能忘記的,是他眷念一生的故鄉情。

End全文結束
分享到:

已有0條評論

最新頭條
政協江蘇省淮安市淮安區委員會著作權所有 最佳瀏覽:IE8、1680x1050或以上 蘇ICP備13030079號-2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 | 安全政策
聯絡地址:江蘇省淮安市翔宇南道1099號7層 電話:+86-0517-85913685 郵箱:wshuaian@126.com 技術:淮安市淮安區政協文史資料研究中心
文史淮安網主辦單位
影音先锋色|国产人妖一区二区动漫黄片|国产高清在线精品一区app|亚洲性爱在线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