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認識淮安 > 老字號 > 管同源茶食店

管同源茶食店

2019/2/11 15:08:12    作者:管正生    閱讀:11011    評論:0

    我是土生土長的平橋鎮人,出生于抗戰初期1938年1月。記事時,鎮上花園莊駐扎日本鬼子1個班,平橋鎮已失去往昔的祥和、繁榮,但仍是周邊鄉鎮商品交流中心,記憶中商鋪有近百家,有飯店、茶食店、燒餅油條店、餃面店、熏燒店、水糕店、銀匠店、鐵匠店、布店、理發店、官鹽店、煙店、藥店、雜貨店、磨坊、酒坊、豆腐坊、染坊、制香坊、蛋行、魚行、豬牛行、糧行、茶館、客棧、浴室等,其中有翟正大、管鼎昌、吳合興、張吉泰(皆為店號)等規模較大的商戶。我父親管兆祺,生于清末光緒三十二年(1906),弟兄5個中排行老五,識字不多,言語不多,脾氣較大,因腿有殘疾,祖父管宜和雇請師傅上門教會茶食手藝,手藝學成,成家后在平橋鎮南端(現平橋食品站)利用坐東朝西的祖屋,自開茶食店,店號“管同源”。 記憶中,當時平橋街上還有2個劉家(平橋人民食堂職工劉兆林父親和劉金泉父親)、葛家,共計4家茶食店。管同源主產馓子、果子、喜慶糕點(如壽桃),還有蛋糕、餅干、桃酥之類的細點茶食,傳統佳節生產月餅、大糕,生意還可以,家庭生活在平橋集鎮上處于中等水平。
    20世紀30年代中期,父親收了個從東鄉張橋來的徒弟,年方十七八,叫仲亞林,中等個頭,話不多,人勤快,做事認真。我記事后一直叫他大哥,印象中他做的馓子、糕點、壽桃都很精致,與師傅不分上下,我父親似乎平時對他挺欣賞,很少批評仲大哥。
    到了1944年春天,聽說新四軍在車橋打了個勝仗,消滅車橋和淮安城里趕來增援的鬼子幾百名,后來,新四軍又乘勢消滅曹甸、涇口的日偽軍,淮安、寶應以東縱橫30公里地區全部變成解放區。不久,駐扎在平橋鎮上花園莊的鬼子也撤走了。實際上是抗日戰爭已進入戰略反攻時期,日本鬼子兵力不足,到處挨打,收縮到淮安城里據點。平橋鎮上趕集的人逐漸多了起來,各家店鋪的生意日益興隆。仲大哥這時候手藝已經學成,做出的茶食點心已經超過師傅,他提出回老家張橋去謀生,這時候,管同源茶食店生意也見好,需要人手,但仲大哥想回老家。父親也沒有不同意,不久,仲大哥就回張橋了。父親又招回1個徒弟,就是平橋街上石金玉,回店幫忙,后來他做了平橋人民食堂經理。那時候,交通不便,通信也不發達,仲大哥回去后就沒有聯系了。
    抗日戰爭勝利了,老百姓本以為過上太平的日子,哪知好景不長,內戰的烏云又籠罩中華大地的上空。到了1947年,平橋街道不時有國民黨軍車,有的還拖著大炮由南向北通過,站在管同源店里,街上的動向一目了然。我看到平橋鎮上的國民黨各類人員多了起來,保安隊、還鄉團、鎮丁、保丁,不時盤查街上的陌生面孔。為了避免國民黨搜查和勒索,四鄉八村趕集的人也少了,各家店鋪的生意又開始清淡。記得剛過中秋節,仲亞林突然出現在管同源店里,據他說回老家后結婚生子,做了生意。張橋今年遭受水災,收成不好,自己茶食生意難做,不夠糊口,為了一家生活,特來平橋投奔師傅。我父親聽了,沉默了一下,就答應了。仲亞林繼續在管同源做店員,另租一處安家,老婆做些縫補漿洗活兒貼補家用。
    沒過兩天,仲大哥和父親正在店內干活,鎮公所來了2人,領頭的帶著個保安隊員來到管同源,問我父親:“老爺(叔),他是誰?”當時鎮上都這樣稱呼父親,所以他也這樣稱呼,我父親說:“我徒弟嘛,幾年前還在這里學手藝,滿師回家了,現在又來幫忙了!鳖I頭的問:“他是好人,還是壞人?”當時所謂“好人”就是平民百姓;“壞人”就是共產黨,稱為“共匪”!爱斎皇呛萌!我徒弟還能是壞人?”“哦!鳖I頭的盯著仲亞林看了又看,將信將疑,一方面礙著我父親面子不好過分為難盤查,鄉里鄉親,真查出問題情面上說不過去;另一方面,知道平時我父親循規蹈矩,不會惹是生非,更不敢窩藏共產黨,就說“你們到鎮公所來,辦一下擔!。隨后,我父親帶仲亞林到鎮公所。我當時十來歲,常在鎮公所門口玩,出于好奇,也跟著到鎮公所。父親擔保仲亞林不是共產黨,簽字按手印。如果仲亞林是共產黨或有嫌疑,我父親就通匪,輕則關押,重則坐牢,甚至殺頭。就這樣,仲亞林又在管同源做了幫工,白天干活,做雜事,挑水、劈柴、和面、做糕點、采購、送貨,忙得不亦樂乎,晚上他回去休息。我父親給他工資,夠他們3口人正常生活。
    轉眼到了第二年(1948年)秋天,仲亞林經常向我父親請假,一會兒說老家有人找,一會兒自己家中有事,我父親一一允諾,不時叮囑,現在外邊亂,注意安全。到了1948年11月,平橋鎮國民黨政權的人開始跑的跑,躲的躲,不走的也不問政事了,盤查百姓的保安隊、保丁也沒有了。街道上經常有往南開的國民黨汽車、軍車,民間傳說共產黨在徐蚌打了大勝仗,馬上就要南下了。平橋鎮一段時間無為而治,趕集的人又多了起來,各家生意又好了起來。一天下午,來了1個外鄉人,和仲亞林談了一會兒,就走了,仲亞林隨即收拾東西,回家去了。傍晚又來到我家,向我父親告別說:寶應縣城剛剛解放,江南還沒解放,大軍南下急需搞糧食經營的人才,下午組織上派人通知他,他要去寶應參加接管米廠工作。聽到他要走,我父親似乎很平靜,叮囑了幾句,并留他吃了晚飯,喝了點酒,算是餞行。第二天,仲亞林背著包,踏上了南下的征程。
    后來,從父親嘴里斷斷續續得知,仲亞林是涇河張橋人。張橋許多青年人受區委書記周興的影響,接受了進步思想。仲亞林在管同源學徒時,正值抗日戰爭中張橋聯絡站、林集交通站、淮安情報站組成秘密交通網,即蘇北地區有名的林集交通站。仲亞林受張橋老鄉的影響,利用做工的便利,參加了交通站外圍活動,傳遞一些情報與信息。張橋第一次解放后,他便參加了革命工作,負責后勤工作中糧食加工與制作。
    國民黨發動內戰后,在張橋設立據點,當地共產黨政權轉入不公開。按照“三密”工作機制,仲亞林作為秘密情報人員,來到敵占區交通要點平橋,利用店員身份,借助管氏家族影響掩護自己打探消息。他站在店里,就可以看到道路上國民黨人員南來北往。他把看到的事傳遞給組織上研究判斷,再結合其他情報確定敵軍調度動向,還及時購買游擊區稀缺的藥品和物資。當時我父親就知道他回家后參加了共產黨組織,當他再次投奔我家,心中也有一些不安和害怕。但出于對徒弟的保護和愛護,對共產黨的暗中支持,冒著風險,收留他,并利用家族影響給他擔保。這對當時一個普通手工者,需要很大勇氣和膽略的。當時國共內戰,普通老百姓人心向背一目了然,中國共產黨取得勝利是歷史必然。直到淮安解放,國民黨政權垮臺。這期間,鎮公所多次查戶口,搜查共產黨,但再沒有人盤問仲亞林,仲亞林平安無事,父親的心才放下來。仲亞林離開后,父親繼續經營著管同源茶食店,外出躲壯丁的大哥管洪生也回家了,跟父親學手藝,維持一家人生活。1953年,又收了胡家飯店老板胡金標三兒子胡寶來為徒弟。1955年,隨著“一化三改造”的完成,管同源茶食店同鎮上許多商店并入集體商店,結束30年的經營歷史。
    大軍渡過長江,仲亞林隨部隊到了江南,接管了無錫糧食行業,當時無錫市非常缺少老區干部,組織上也希望他更有作為。但仲亞林父親生病了,他向組織上請求回家鄉工作,于是便調回寶應在縣米廠任干部。上個世紀50年代中期,他曾回平橋看望過我父親,我當時在南京讀書,沒見到他。1960年我父親去世,就再沒聯系過。后來,聽說仲亞林享受縣處級離休干部待遇,一直在寶應頤養天年,前幾年才去世,享年90多歲。  
End全文結束
分享到:

已有0條評論

最新頭條
政協江蘇省淮安市淮安區委員會著作權所有 最佳瀏覽:IE8、1680x1050或以上 蘇ICP備13030079號-2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 | 安全政策
聯絡地址:江蘇省淮安市翔宇南道1099號7層 電話:+86-0517-85913685 郵箱:wshuaian@126.com 技術:淮安市淮安區政協文史資料研究中心
文史淮安網主辦單位
影音先锋色|国产人妖一区二区动漫黄片|国产高清在线精品一区app|亚洲性爱在线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