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淮史百科 > 地方文化 > 富庶一方的淮安渠南

富庶一方的淮安渠南

2021/12/28 10:36:34    作者:趙長順    閱讀:2350    評論:0

  淮安人總習慣把淮安區劃分為渠南、渠北和運西三個片區。這里要說的渠南指的是蘇北灌溉總渠以南,京杭大運河以東的一片大地。東與鹽城的阜寧、建湖交界,南同揚州的寶應接壤。明姚廣孝在《淮安覽古》一詩中,開篇就勾勒出了淮安“襟吳帶楚”和“壯麗東南”的宏大格局。而渠南則是“壯麗東南第一州”的東南,自古就是一塊富庶之地。
  之所以富庶,是因為在這塊神奇的土地上,有像經脈一樣的水網,不斷向每一寸土地輸送水分,讓它永葆活力。從涵洞來看,由淮安城出城向南,沿運河線境內有頭涵洞、二涵洞、三涵洞……一直到十涵洞,這些涵洞引出運河水,對淮安的渠南片起著灌溉作用。有涵洞就有水,有水就會成河,因此,渠南以河命名,或與水有關的地名就有若干。比如施河、溪河、流均、上河、涇口、澗河、陳河、姚河、崔河、官渡等等。因為有水,所以必有橋,因此,以橋橋命名的地名也有二十多個,比如平橋、車橋、朱橋、陸橋、磚橋、蓋橋、十五里橋、馬橋、倪橋、田橋、蔣橋、任橋、頭橋、中橋、二橋等等。僅從這些涵閘、河流及橋梁來看,淮安的渠南是典型的魚米之鄉。
  何以見證富庶,是因為這里許多家族人丁興旺,從眾多以家族命名的村莊來看,可見一斑。中國封建社會是一個宗族社會,這種重血緣、重宗族的習俗,也體現在以姓氏命名村莊,用這種方式祈求族姓代代相傳。比如,平橋鎮的沈莊、楊柳、王溝、孟集、趙王、譚莊等,石塘鎮的許王、陳華、邱家、郭灣、祁大莊、靖大莊等,博里鎮的史蕩、孫莊、陶舍、賀劉、高仇等,復興鎮的大郭、朱莊、南季、北季、大李等,施河鎮的葛莊、侯莊、魯趙、戴孟、朱周、孫李等。仔細研究這些村莊地名,不難發現有的村名是以莊等為基礎,前面冠以姓氏,有的是姓氏置中間。也有的是兩姓家族共居一村,或一姓家族早在此居住,另一姓家族后遷入居住,為體現團結共處,經兩姓合議,以雙方姓氏為村名。據老人講,這類村莊很早以前,多是一家一戶為了種田方便,而遷到此地居家生活,當時并沒有村名,后來人口繁衍增多形成村落,為紀念本祖先人,使家族得以延續,于是才以姓氏為村名。足以可見,渠南這片土地因為肥沃,才吸引了許多宗族在這里世代耕作。
  一個地方的富庶與否,香火旺盛也是一個見證。渠南片舊時廟宇和庵堂眾多。比如車橋有“五廟十三庵”一說,平橋有東圣寺、張廟、密蔭庵,施河有大報恩寺等等。特別是車橋廟會和平橋的“笑人會”更是遠近聞名。舊時車橋三月二十八廟會,平橋三月初一廟會,一連三天,每天天不亮,集鎮上便人群沸揚。進廟燒香還愿的,善男信女出出進進,絡繹不絕。每逢廟會便搭臺唱戲,說書的、唱戲的、玩把戲的、賣藝的、跑龍燈的、玩獅子的、扭秧歌的、跑馬戲的等等,可謂三教九流,無所不有,有的是千里迢迢從外地趕回來為廟會助興,一派繁華景象。
  富庶的淮安渠南,還體現在神奇的傳說中。這片土地上,曾出現過許多大戶人家和財主,有許多關于他們的傳說。平橋大戶林百萬為迎接乾隆皇帝,用鯽魚腦子與雞湯燴制豆腐的故事可以說是家喻戶曉。還有馬良獨修金山寺的故事。據傳淮安朱橋有一個富豪,名叫馬良。喜施舍,樂交游。一日行至鎮江,在江畔一酒樓與江南名士巨賈聚會。酒酣之際,大家指點江山,才情詩意大發,不知是誰說了一句,如此錦繡鎮江,可惜有名山無寶剎啊。馬良豪氣沖天,遙指江中說:“我馬良獨修金山寺,不用江南一鍬土!”在江中建寺,耗資巨大,工程艱難,就算是盡畢其生,傾家蕩產,也不一定建成。生意人講的是誠信,雖是酒后之言,但是堂堂大丈夫,豈有出爾反爾之理?馬良為了兌現承諾,從家鄉雇人挖泥,再用船裝泥運至鎮江,就這樣一船一船,終于在江中壘成島。歷經數年,一座氣勢恢宏的廟宇--金山寺終于建成,而馬良家鄉取土后形成的塘后來被人們稱之為馬塘,就在今天的朱橋鎮境內。
  因為富庶,也傳承了不少淮揚美食。在淮揚美食菜肴中,出自淮安渠南的就有七八道菜。比如平橋豆腐、燴干絲、朱橋甲魚、車橋長魚、博里羊肉、宥城干子都出自渠南。平橋豆腐除了與乾隆皇帝品嘗過有關外,關鍵是平橋豆腐的原料好,豆腐是用鹽鹵點漿,同時,所用的水得是大運河里的水。朱橋甲魚出名也與甲魚的產地有關。據傳朱橋的馬塘經過多年沉積,淤泥越來越深,甲魚的習性是喜靜怕驚,喜陽怕風,喜潔怕臟,馬塘這些條件都具備,是甲魚最好的生長地,一到冬天就喜歡潛伏在水底泥沙中冬眠,所以馬塘出產的甲魚潔凈肥美,或紅燒,或燴制,或煲湯都無比鮮美。
  因為富庶一方,淮安的渠南在歷史上便成為名人向往之地。許多城里財主和紳士都爭相在渠南置業買田。明嘉靖年間,曾任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撫河南的潘塤,即在今平橋鎮九洞村境內置田買地,建起了一個大莊園,共得“水田千畝,旱田五百畝”,富甲一方。文學大師吳承恩的妻子葉氏與潘塤是親戚關系,受其影響,吳承恩對渠南一帶十分熟悉也有感情。他在一首《平河橋》的七律詩中,對平橋的地理環境、風土人情做了詳細描述和高度贊美,表達了對平橋這塊土地的無限深情。特別是詩的尾聯“會向此中謀二頃,閑搘藜杖聽鳴蟬”,感慨想在此地置辦兩頃田,居住下來。沒事的時候,拄著藜杖行走在鄉間林蔭下聽著蟬鳴。其實,吳承恩家在淮安的渠南也是有田地的,據《吳承恩小傳》記載,其祖上有淮安東南鄉一個叫灌溝的地方有田產,以至于他死后歸葬于淮安的東南鄉,今二堡境內。同樣,《老殘游記》的作者劉鄂,在淮安東南鄉也有田地,劉鄂在新疆病故后,家人花了70多天時間,將他的靈柩運回安葬于淮安的東南鄉,現大后村境內。
  新中國成立后,淮安大力興修水利,淮安的渠南田成方,樹成行,溝渠暢通,水系得到了進一步改善,糧食連年豐收,東風油菜曾揚名全國,渠南被榮譽為“淮上江南”。改革開放以來,這片土地更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兩條高速和高鐵穿境而過,農民到蘇南像進城一樣便捷。絕大部分農民城里有套住房,農村有幢小樓,有的家庭甚至在蘇南等地安家興業;窗驳那险嬲蔀榱烁皇环街。
End全文結束
分享到:

已有0條評論

最新頭條
政協江蘇省淮安市淮安區委員會著作權所有 最佳瀏覽:IE8、1680x1050或以上 蘇ICP備13030079號-2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 | 安全政策
聯絡地址:江蘇省淮安市翔宇南道1099號7層 電話:+86-0517-85913685 郵箱:wshuaian@126.com 技術:淮安市淮安區政協文史資料研究中心
文史淮安網主辦單位
影音先锋色|国产人妖一区二区动漫黄片|国产高清在线精品一区app|亚洲性爱在线免费看